特朗普打貿易戰 擇錯時辰

曾仲榮

曾仲榮

從事新聞及評論工作30多年,一向愛觀察內地政經及社會動向,著有暢銷書《中國國情第一課》。

中美貿易戰開打,主動權全在美國總統特朗普身上。特朗普此刻發動貿易戰,很多分析都已指出,因今年11月美國將舉行中期選舉,所有眾議院議員、三分一參議院議員都要改選,此亦被視為特朗普的中期考試,他若想連任,就先要考好這場試,那就要交出功課,給民眾看到他有履行競選承諾,那拿中國開刀就不足為奇了。特朗普挑這刻向華開炮,純從自已角度出發,卻無考慮對手,只做到知己而未知彼。

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總統時,對中國惡言相向,並揚言一上場就懲罰中國,向中國輸美貨品徵收40%的懲罰性關稅。可是他上任首年不單跳票,而且更到中國訪問,與國家主習近平狀甚老友。當然特朗普與華是友是敵,都當是一盤生意經營,扮友好都是為了向中國攞著數,兩國就即時簽了逾2500億美元經貿協議,中國並承諾向美國開放金融市場等。

特朗普(左)去年底訪京時,還與習近平狀甚友好。

去年底特朗普訪問完中國,收了即時利益後,就部署變臉,才在今年3月既發動貿易戰,並大打台灣牌,簽署《台灣旅行法》、放風要向台灣出售潛艦技術,國務卿和國家安全顧問都換上對華鷹派人物,又派驅逐艦闖入美濟礁12海里,連串行動除了為中期選舉拉票外,就是要用貿易戰、台灣牌等強硬手段,達到再向華壓搾利益的目的。

特朗普這個算盤本來都是打得很響的,但就計漏了時機這個因素。假如特朗普在2017年1月一上任,就對中國用強硬手段,那時的時機對特朗普絕對有利,因為無論習近平抑或其他中共中央高層的關注點只有一個,就是去年底舉行的十九大,要全力搶佔十九大的位置,無論是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抑或是中央委員都要搶,因這涉及未來五年各派勢力的消長。

但現在中共高層的情況與去年初已經大為不同,習近平已掌控大局,不單已再度連任總書記、國家主席,更重要的是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七人中,由過去的兩票變成現在的四票,習家軍在在政治局委員25個席位中,更至少取得15個,可說已經掌握高層人事的主控權;在更廣濶的執政層面上,習近平已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並成功推動寫入黨章,更極速加入了憲法,在修改憲法時還撤消了國家主席任期,為2022年繼續留任鋪路,並在憲法中強化了共產黨的領導地位,從而推行加強共產黨領導政府的機構改革。

習近平在過去一年成功掌控大局,但期間並非沒有遇到阻力,搶位時遇到利益集團的反撲,要清除高層貪腐如孫政才又有阻力,修憲亦遇阻撓,故要開二中、三中全會來擺平,可以想見,過去一年無論習近平抑或其他高層都拿不出時間及精力與特朗普周旋,對美國只有盡力安撫,力求息事寧人、賠錢送賊,特朗普那時想要多少,相信不拿足都可拿到大部份。

但現在中共高層權力分配底定,習近平更已完全掌控全局,大家槍口一致對外,就有底氣對特朗普奉陪到底、跟他硬碰,故你制裁我30億,我跟你30億反制裁,你制裁500億,我跟500億,就算特朗普要制裁1,000億,中國都有決心及能力奉陪到底。習近平不是求戰,而是深知能戰才能和的道理,只有令特朗普明白中國有戰鬥到底的能力,不會給你任打,最多大家兩敗俱傷,那特朗普才肯走埋談判桌。

特朗普等到對手成功擺平了內部紛擾、有力及可全力作戰時,才與中國開打貿易戰,你說他是否錯失了良機?而且在美國內部方面,特朗普今年面對的問題比去年更大,由於中期選舉逼近,民主黨對他的進逼必然更緊,要盡力找其錯處,因此無論是去年已燃燒的通俄門,抑或是今年爆出的艷星門,特朗普政治對手都必然食住上,現在輪到他要為國內政治頭痕,還要分心與中國打貿易戰,如此此消彼長之勢,又是特朗普已計算了的嗎?

曾仲榮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Leave a Repl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