鄕村流守兒童數目多 成長健康問題成焦點

關志康

關志康

香港醫護學會董事

我這段時間參與到肇慶市一個蜂蜜扶貧項目當中,項目所在地是一個非常欠發達的村落,人口僅有2500人。實際上,該村常住人口可能只有200至300人左右,因為缺乏商業及教育設置,大部分青少年都在村外讀書留宿,青壯年人大多外出務工,賺取更高的工資。留在村中的大多數是12歲以下小童以及老人。閒餘時經常看見一個老人照顧著2、3個小童的情景。

留在村中的大多數是12歲以下小童以及老人。

截止2018年8月底,內地共有697萬農村留守兒童,當中超過3.4萬名兒童有不同的殘疾,另約7000名兒童有健康問題。雖然數量已經逐年減少,但留守帶來的心理、生理上問題,仍需我們重視。

醫療健康知識普及率低、醫療機構設備都相對落後,令留守兒童面臨很大健康問題。

我曾走訪過幾個內地的農村,醫療健康知識普及率低、醫療機構設備都相對落後,令留守兒童面臨很大健康問題。曾經深圳有醫院免費為20名留守兒童進行體檢,最後統計有30%的小童體重偏輕,20名小童全都有蛀牙,而且其當中一半的小童牙齒全部都蛀了。留守兒童平時在農村,沒有人監管他們認真刷牙,加上愛吃糖和軟的食物,引起細菌堆積,造成蛀牙。歸根到底,與平時飲食營養搭配不當,缺少家長的監管有關。

曾經深圳有醫院免費為20名留守兒童進行體檢,最後統計有30%的小童體重偏輕。

我與村中的小童聊天時發現,除了生理健康方面,由於長期在農村裏面生活,對外界接觸得比較少,社交、情緒上與城市裏面的小童有所不同。據統計,留守兒童可疑社交情緒異常率為27.5%,主要體現在情緒控制、注意力、社會適應能力、自傷行為風險等方面。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村裏面大多數小童還要進行「逆向照顧」,即照顧年紀大或身體狀況不好的祖父母。

由於長期在農村裏面生活,對外界接觸得比較少,社交、情緒上與城市裏面的小童有所不同。

其次就是農村留守老人的問題,內地目前有1600萬左右的農村留守老年人。由於生活缺乏照料、安全缺乏保護、精神缺乏慰藉、失能缺乏護理等問題,每年至少有10萬名55歲以上的老年人自殺死亡,佔每年自殺人群的36%,其中農村老年人成為中國自殺率最高人群,心理健康情況堪憂。

透過政府的一些資助,將來如果能有利好的政策配合,將會有一個很大的商機。

很多醫療投資者大多會瞄準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但我認為,農村是由「無」到「有」,而大城市,是從「有」到「優」,農村是一些很基礎的需求,這些需求也是必然的。而且無論是牙科、心理健康等不同領域,都有很大的需求。另外,透過政府的一些資助,將來如果能有利好的政策配合,將會有一個很大的商機。

關志康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Leave a Repl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