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7_Blog_Jack_FI.jpg

講課夠了嗎!?

常常說教育大趨勢是「從做中學」,但事實往往是另一回事。STEM 教育強調讓學生動手做,解決日常生活中的難題,可惜研究發現,傳統課堂教學仍是教學主流。 這項最新公布的研究,涵蓋美國和加拿大25間院校,超過700個STEM相關課程,是歷來最大規模有關STEM的研究。研究發現在STEM教室中,約55%活動都是傳統講課,即是老師站在講台授課,學生在台下乖乖地聽,27%課堂有互動成分,包括讓學生進行小組活動,又或者每人拿着小機器,一起參與問答遊戲﹔只有18%的課堂真正採取學生為本的教學法,著重小組學習和討論等。 教育界不少研究都確認,傳統教學的效用最低,亦無法提升學生的學習動機。那麼,為甚麼在STEM教育中,仍是以這種教學法主導?原因並非課室環境的局限,因為美加等地不少院校都已採取小班教學,課室設計也是開放式,這些條件都有利於採取學生為本的教學,但研究卻發現約半數教師未能充分利用這些條件,原因是他們不知道如何運用這些條件,研究團隊認為,政府應加強投放資源,讓教師學習如何善用教學環境,做好教學的工作。 負責研究的學者又指出,學習科學並非只追求學生知得幾多,而是他們能否欣賞科學、參與科學,這種態度比…

20180326_Blog_Jack_FI.jpg

「敢創」新一代

現在說STEM,已經不止於這四個字母,還出現了各種變化,其中一種就是STEAM,已即是多加了「Art」(藝術)這項元素。最近了解到有本港教育機構發展出一套全新的STEAM「創造家」幼兒課程,務求激發孩子的小宇宙,打造「敢創」精神(can-do spirit)。 維多利亞教育機構與哈佛大學教育研究院Project Zero合作,發展這套STEAM「創造家」幼兒教育課程,並推行為期兩年的試驗計劃”Agency by Design: Early Childhood in the Making”。 老師會引導學生建構事物,學習跨學科知識,引發幼童對事物構造認知的好奇,鼓勵他們從建構和設計中學習,提升對藝術和設計的敏感度。 維多利亞教育機構轄下八間校舍,本學年起將逐步推行,校長和老師亦正接受全面培訓,亦會有為課程度身訂造的playbook及教學工具。 跟維多利亞教育機構副主席鄭志剛談起,他說每位小孩都擁有無限想像力,希望透過這次合作,栽培學生從小探索,培養他們對創造事物的信心,裝備好迎接21世紀的挑戰。此言非虛,幼兒先發展支配想像和創意的右腦,如果教育只側重於知識和文字,就會窒礙創意思維的發展。…

20180316_Blog_Jack_FI.jpg

將STEM教育連接生活

經常提到要大力發展STEM教育,但如何做相信是家長和教育工作者面對的大難題。想依靠政府提出的課程指引嗎?一份政策檔由蘊釀、策劃、草擬、修改到出版,動輒要花上好幾年,科學、科技不知已走前幾多步。開展STEM教育靠課程指引,永遠只會滯後。 因此,很多學校的老師,都要在原有課程以外,構思和設計各式各樣的活動,讓學生將從課教科書中學到的知識和理論,運用到實質生活環境中。 之前已經提過編程的重要,專家預計它會成為日後打工仔的重要資產,在可見的將來,所有工種都需要從業員具備基本的相關知識。 不過,加拿大最近有項調查發現,學校提供的STEM教育與現實世界出現極大的鴻溝。調查指九成二受訪學生與家長認同,資訊科技對日後就業十分重要,但只有三分一學童有在學校參與編程課程,其中男童學習編程的機率,更被女童高出一倍。 要鼓勵孩子早日接觸STEM教育,最直接的方法相信是讓他們參與相關的課外活動。本港近年愈來愈多機構開辦STEM課程,家長可多留意他們是否合適,選擇時除了顧及課程的難度、師資質素、場地環境外,更要顧及孩子的興趣。雖然興趣是能夠慢慢培養,但畢竟每名孩子脾性不同,如果一開始就嚇怕了孩子,日後即便你補做幾…

20180312_Blog_Jack_FI.jpg

蘇格蘭重金「利誘」STEM教師

財政預算案出爐,財爺宣布撥款500億元支援創新科技發展,其中200 億元用於發展落馬洲河套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第一期,其餘300億元分別投放創新及科技基金、發展醫療科技、人工智能,以及讓科技園發展基建和支援創新企業。綜觀報告,似乎沒有具體措施支援STEM教育,難免部分教育界和家長都說失望。 俗語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遠在歐洲的蘇格蘭就出招「利誘」更多人投身STEM教育。由八月起,政府將向100名「轉行」擔任教師,同時任教數學、電腦科學、物理和工業教育的人,發放每人兩萬英磅(折合約二十一萬六千港元),適用科目範圍會每年更新。 當局不諱言以金錢「利誘」,皆因看到STEM教師不足,因此要全力增加STEM教師,希望有了這筆錢,能吸引部分STEM畢業生放棄現有工作投身教育,但亦考慮到部分人有家庭負擔,因此提供這筆金錢,既作為轉行者接受教師培訓時的補助,同時能收窄教師與其他行業薪酬的差距。 或許你會問,這種「利誘」而來的教師,質素又如何?當地教育部強調,雖然求才若渴,但絕對不會「就貨就價」,教師質素並無妥協餘地,更會增設20個教師培訓學額,確保所有轉行者都已接受足夠培訓。

20180226_Blog_Jack_FI.jpg

女生15歲決定是否走科學路

之前在這片小天地分享過,女生在STEM教育上遇到的種種問題,最近一項研究似乎為此帶來了曙光。 有機構訪問亞太區超過2000名12至25歲的少女,了解影響她們在STEM方面發展的因素,結果發現68%的12至14歲女生說對STEM科目有興趣。 她們長大後想做甚麼?最多人想做醫生(22%),其次是教師(20%)和工程師(18%),單將立志做醫生和工程師人數加起來,已經佔了40%。 研究中最有趣的發現,是女生會在15至16歲時決定,是否繼續在STEM教育和事業上發展。在12至14歲時,高達85%少女感到STEM科目很有趣,但之後很多人會改變主意,到了17至19歲時,繼續走STEM路的人只剩下12%。 究竟是甚麼因素令女生卻步?來來去去還是性別定型與偏見。研究發現,44%受訪女生認為,從事STEM行業的女生較難升職,認為STEM行業適合女性的人數更只是剛剛過半。父母和學校的取態固然有重要影響,但社會缺乏足夠女性楷模,以及獎學金制度偏的性別偏頗原來也有影響。 要打破這種藩籬,似乎仍需整個社會加倍努力,雖然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但這條路還是應該走下去。

20180212_Blog_Jack_FI.jpg

學習「編程」

編程(coding)即是學習編寫程式,指令電腦執行任務,如今愈來愈多國家和地區將編程放入課程。我們鄰近的新加坡、台灣等地,亦積極推動相關課程。 乍聽起來,編程實在非常困難,但如今六、七歲的孩子都已能掌握。我參觀過一些展覽,親身感受到過他們如斯厲害!孩子們拿着平板電腦向我示範,他們一邊解說當中道理,一邊用小手指將熒幕上積木般的「格仔」拖來拖去,不消一會兒就做好了。哇!真的如此簡單嗎? 我跟一些教師朋友談起,他們說編程本身不算難,只要從小就讓孩子接觸,他們很快便上手,加上現今學習配套多,利用大量圖示和聲效等,吸引孩子之餘亦協助他們掌握,因此年紀小小學習編程,絕對不是難事。 近年不少機構或團體推出編程課程,像馬會前年開始推行「賽馬會運算思維教育」計劃,協助高小學生掌握基礎編程技巧,加強運算思維和解難能力和啟發創意。 我最近看到最近彭博公布創新指數,南韓蟬聯第一、瑞典和新加坡緊隨其後,香港排名上升兩級排第35,但位置仍未算頂尖位置。至於中國排名亦升至19。但同一時間,有外國傳媒刊登文章,指中國家長對安排子女參加編程課程反應冷淡,原因是編程並非高考科目,說到底,還是以考試最重要。

20180126_Blog_Science_FI.jpg

中國科學教育急起直追

美國官方發表報告,指美國仍是全球研究開發(R&D)開支最多的國家,2015年這方面投資額高達4966億美元,佔全球26%,不能少覬的是中國正急起直追, R&D投資有4088億美元,佔全球21%,跟美國只相差五個百分點。 R&D 開支反映一個國家願意投入去擴展科學與科技(S&T)能力的程度,是推動創新的重要指標。中國R&D開支自2000年起一直上升,每年平均增長達18%,美國年增長率只有4%。 要將科技變成商業產物,創投基金投資是重要資金來源,美國在2016年吸引到近700億創投資金,佔全球創投資金一半,但中國在這方面表現絕不遜色,由2013年只有30億美元增至2016年的340億,增幅足足有十倍,增長率同樣是全球之冠。 教育方面呢?中國每年有34000名科學與工程博士畢業生,數目僅次於美國,值得留意的是,中國全國頒發的學位中,近半數與科學與工程有關,自2000年起,這方面的學士畢業生,人數更翻了兩番。 以上種種數字都顯示一件事︰中國的科學教育和研究正全速發展。中國STEM教育市場約值96億人民幣,普遍預期五年內將增至520億人民幣,近期屢見中國在…

20180122_Jack_FI.jpg

搞STEM,並非錢多就成功

美國是STEM教育先驅,那麼美國STEM教育成功嗎?最近有份調查報告,不少美國人認為,當地STEM教育水平只是「中等」。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訪問近5000人,61%受訪者認為幼稚園至高中在培養學生閱讀、寫作和數學領域上做得不錯,但只有25%受訪者認為,與世界其他發達國家相比,美國學校提供的STEM教育是全球最好。擁有STEM相關學科碩士學歷的受訪者當中,更只有13%人認為STEM教育做得「比平均水平好」。 過半受訪者指出,教師花了太多時間去滿足當局的教學標準,忽略STENM學科的應用部分。近六成人就覺得,學生在STEM學科投放的努力不足。 美國推行STEM教育數十載,但仍未能令持分者滿意,香港正處於STEM教育發展的高峰期,看來各方面都要加把勁。青年協會最近亦發表調查,近四成受訪中學教師認為政府提供教育資源不足,雖然政府向中學發放一筆過20萬元資助,但只有約一成教師指學校資助教師培訓,錢往何處去?大部分用來購買教學設備。 推行STEM最重要的因素是「人」,即使學校添置多先進、多高科技的裝備,但如果教師不懂用、學生無興趣,到頭來還是未能發揮最大效用,形同浪費。美國投放天文數字發展STEM教…

20180115_Blog_Jack_FI_2.jpg

科學是男生的玩意嗎?

在「學與教博覽」,我看到中小學生展示STEM的成果,其中一間小學的攤位,由兩名小女生坐鎮。 她們認真地向我介紹發光裝置的操作原理,說得頭頭是道。介紹完了,我又「例牌」反問︰「科學不是男孩子的玩意嗎?」兩位小妮子呆了一下,其中一人先開口︰「這是學校的活動……」我說︰「我當然知道是學校活動,但這個小組是由老師推薦抑或自己報名?」她們說︰「一般由老師推薦,之後自己決定是否參加。」 「那麼,組內是男同學多,還是女同學多?」她們這次答得很快︰「男同學!」但她們又隨即停下︰「不是啊!好像女生多啊!」兩人細心數數再答我︰「起初是男孩子多,現在應該是女生比男生多一人。」她們說男生較為粗心大意,但做實驗和設計時都要細心考量,有些男生經不起悶,中途就放棄了。 「家人贊成你們搞科學嗎?」我的問題一個接一個,短頭髮女生很坦白︰「他們起初不贊成,說我們應該學彈琴,但漸漸他們都無再反對!」你可能以為小妮子打破「科學是男生玩意」的認知基模,但事實卻並非如此,因為她們自己也猶豫。「但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繼續,其他人都說科學是男生的,我也這麼想,但老師叫我就參加吧!」 我沒有為這個題目作結,只是請她們回家好好思考,畢竟前路…

20171217_Blog_Jack_FI.jpg

小學生的STEM經歷

一年一度的「學與教博覽」上星期在會展舉行,今年網上報名人數超越一萬二千人,筆者亦報名參與,了解教育界最新科技及教學策略。 博覽安排多間學校師生到場展介STEM教學成果,亦有很多商家進駐,介紹各類型STEM課程、服務和相關產品。不少小五、六的學生談起科學道理都頭頭是道,筆者這位成人亦自愧不如。 其中一班小學生介紹有關「保溫物料」的研究,同學逐一講述研究方向和觀察結果,又展示如何編寫程式操控裝置去記錄和分析數據,熒幕上積木般的板塊堆來堆去,產生不同的研究方向,同學利用在數學課上學習的平均數分析數據。 同學們事前應該練習了很久,說起來非常流利,但他們不幸遇上我這位麻煩參觀者,冷不防我問了一句︰「你們為何做這項研究?」同學語塞了,半晌答不出話來。信心「爆棚」的同學嘗試重頭說一次,但被我打斷︰「我問你們為甚麼要做研究?並非要你再說一次。」同學答︰「這是STEM。」我說︰「哪又如何?STEM不是單純要做功課。」 一位站在後面的同學此時答道︰「我們想了解哪些物料保溫效能最好,那麼在家中想將食物保溫也用得上。」我聽罷滿意地笑了笑,解決生活難題正是STEM的其中一項重點,他真的明白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