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3_Blog_Jack_FI.jpg

施政報告也談STEM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剛剛發表上任後首份《施政報告》,當中亦有提及STEM的部分。 林鄭在報告中提到,教育局向所有公營中、小學發放一筆過津貼,但津貼已在2015/16及2016/17學年發放,應該不是提供新資源。她又分別提到當局更新科學、科技和數學學習領域課程,以及教育局短期內完成草擬「計算思維-編程教育」的補充文件,不少學校早已推行「編程教育」,筆者亦實地參觀過他們上課的情況,究竟補充文件會有甚麼新猷?就要拭目以待了。 林鄭月娥亦提及,會聯同大專院校等機構,舉辦科學博覽會等大型活動,讓學生學以致用,互相觀摩﹔康文署亦會更新科學館的常設展覽,加強推廣STEM ,我想這兩項舉措十分重要,因為要成功推行STEM教育,社會的關注和支持十分重要。 筆者最為期待的,應該是樂富「藝術與科技教育中心」內將設立的「STEM教育中心」,為中、小學教師提供培訓和相關教學支援。筆者曾跟一些教師談起,他們說平日課擔很重,一直期望政府在STEM方面提供更多支援,讓他們能為學生設計更多有趣味、具啟發性的STEM相關活動,我衷心期望這所中心,能進一步裝備教師,讓他們有力量推動STEM教育。

培養對STEM的興趣

發展STEM教育已是全球教育的發展新趨勢,政府加大力度和增撥資源發展,我認為更重要的是培養學生的興趣。   不論是甚麼學科,「興趣」都是有效學習的不二法門,以我為例,我從小對藝術和體育科都是一籌莫展,很怕要動手做勞作、畫圖畫,每次上體育課都如臨大敵,自然沒法學好這兩科了。   因此,要發展STEM,首先要讓學生了解自己的興趣和愛好。STEM並非只是砌機械人、機動車,更重要的是背後的理論和邏輯,這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是枯燥乏味,除非你從心底就對STEM學科懷有濃厚興趣,否則只是跟潮流地選修STEM學科,到頭來只是浪費時間,難以做出成績。   我認為學習STEM固然要靠天分,但更重要的是你有無恒心和毅力?著名的科學家都是長年累月在實驗室內努力,經過無數次失敗之後,才得到豐碩的成果,如果你對STEM學科有興趣,自然會投入更多時間和心力去學習,把握每個實習的機會,希望在每個項目中創新進取、突破自己。   這對女性來說更為重要,全因一般人都認為女生不擅長STEM學科,但如果女生甘心被困於這些偏見和成見的枷鎖之中,又怎能闖出一片天呢?成功並非取決於你是男是女,更…

20171004_Blog_黎冠峰_FI.jpg

諾貝爾獎的啟示

本年度諾貝爾獎陸續揭曉,三名科學家憑研究「重力波」獲物理學獎。這個研究項目涉及超過一千名科學家,包括本港中大物理系助理教授黎冠峰。     黎冠峰自小喜歡天文學,兒時經常請媽媽帶他到圖書館,翻看有關星星和天文學的書籍,立志要向這方面發展。他沒有選擇同學們趨之若鶩的醫科,反而選擇純理科的物理,努力多年,他在2009年加入「重力波」的研究,負責計算收集得來的數據,是否與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相符。   之前已經說過,港人一向看輕傳統理科,因為它不論前途抑或「錢途」都比「神科」遜色,黎冠峰團隊成員、中大碩士生彭浚豪的話認證了這一點,他說經常被親友問到讀科學會找到甚麼工作?是否有「錢途」?但卻不會問他為甚麼對科學產生興趣。     港人某程度上甚為短視,只看到眼前、短暫但具體的得益,卻忽視了能為世界帶來長遠效益的事業。黎冠峰說本港投放在科研的開支,佔GDP的比例較希臘和東歐國家等低,又說申請資助時,經常被要求解釋項目能為社會帶來的成果,這種「逼科學家給成果」的取態,無疑是窒礙科技發展。     黎冠峰的故事告訴我們,只要肯堅持…

20170925_Blog_中大_FI.jpg

兩大推課程着重科學

科技在不同領域的重要性日漸加深,全球各地的高等教育院校,都積極在這方面發展。在香港,中大上周宣布工程學院和醫學院合作,成立全港首個生物醫學工程學系,將於2018/19年起招生,提供約50個學額。     系方指人口老化,對生物醫學工程專才的需求日漸增加,又提到期望報讀的學生對研究有興趣,收生時會看重英文、數學和科學學科的成績。     看看新高中數學課程,分為必修部分的M和選修部分M1「微積分與統計」和 M2「代數與微積分」,但一直有指M1和M2課時不足,學生難以掌握知識,不少學生到中六時,甚至選擇退修M1或M2。我聽說過一些大學教授發現,不少新生入讀科學相關學科,但卻缺乏高階數學知識,結果要重新為他們「打底」,消耗時間之餘,亦無形中削弱學生競爭力。   為鼓勵學生報讀M1和M2,有些大學調整了計分方法,好像在計算成績比重時,將M1和M2的成績乘以1.5,以吸引對數學有能力和興趣的學生報讀。     除了科學,金融領域對科技的要需求亦在增加,有見及此,科大商學院將推出與金融科技(FinTech)相關的碩士課程,院方指…

20170918_Jack_電競_FI.jpg

電競──點止打機咁簡單

最近社會的熱門話題,相信非「電競」莫屬。但在香港就仍是起步階段。不少家長或許以為「電競」只不過是打機,但原來當中大有學問。     「電競」已跳出一般人眼中,光坐在電腦熒幕前「日打夜打」的模式,它是考驗玩家智力和反應的運動,職業的電競隊講求策略、戰術去擊敗對手,不只單是用以取樂的點子。     「電競」在歐英和亞洲等地非常流行,以中國為例,國家體育總局幾年前將「電子競技運動」列為正式體育運動項目,電競更「踏入」高等教育界,被教育部以「電子經濟運動與管理」的項目列入普通高等學校高等職業教育(專科)專業目錄,屬於教育與體育大類下的體育類。     電競普及,發揮的經濟和社會影響力亦愈來愈強大,更演變成「吸金」的新興產業。外國有不少專業的電競隊,他們全職「打」出前途,收入亦非常可觀。為了培育足夠電競人才,不少高等教育學府都開設相關課程,例如英國史丹福郡大學,就會在2018學年開辦電競學士課程,除了培訓學生成為電競選手,同時會讓他們透過商業角度了解這個行業,讓他們籌劃相關活動,累積經驗,為投身這個行業做好準備。

20170911_Blog_Jack_FI.jpg

在家STEM的小建議──烏鴉喝水

上兩個星期分享「開組」的經驗,有爸爸媽媽問我在家也能跟孩子探索STEM嗎?我說當然可以啦!以下是一些小建議。     大家平時或會購買樽裝飲品,總會留下一些膠樽吧!這些都是讓孩子探索的好工具。為了增添實驗的趣味,我建議大家先跟孩子說一下《烏鴉喝水》的故事作為引子︰「烏鴉很口渴了,他發現了一個水瓶,便高興地飛了過去,準備痛快地喝水了。可是水瓶裏的水太少,瓶口又小,烏鴉喝不到水,怎麼辦呢?」家長可鼓勵孩子說出不同的解決方法,讓他們發揮創意。     爸爸媽媽之後拿出預先注了水的膠樽,但記得不要注滿,要預留約一至兩吋空間,同時準備一些磁鐵片或石頭(但要注意安全),爸媽這時繼續故事︰「烏鴉想了想,就從不遠處叼來了一塊石子,石子『撲通』一聲落進水瓶裏,石子沉入瓶底,裏面的水比原來高了一點。」邊說要邊示範。     父母不用急於要孩子做實驗,可先請他們一起猜猜要放下多少磁鐵片或石頭,水才會從樽口滿溢,之後才讓孩子逐一把磁鐵片或石頭放進樽內,最後看看誰猜的答案最接近。   這個實驗看似簡單,但能鍛鍊孩子的創意、表達、推理和手眼協調…

20170904_Blog_Jack_FI.jpg

會行走的水

四、五歲的小人兒,未必理解高深的科學道理,透過遊戲和實驗讓他們操作,是讓他們了解科學的最佳方法。     另一個我們進行過的實驗叫做「會行走的水」,材料很簡單︰三隻膠杯、兩張抹手紙、清水和顏料而已。孩子對於水和顏料都非常着迷,只要見到這兩種東西,就會乖乖地坐下來,我將他們每兩人分為一組,每組有一套實驗用品。材料分配好,實驗就開始了。     我先請小朋友將三隻杯並排排好,再拿出預先準備的兩盤顏色水,當中分別加入黃色和藍色顏料,我請小朋友將顏料水分別倒在左、右兩邊的杯子中,再請他們捲好兩張抹手紙,將其中一端放入顏料水,另一端就放入中間的空杯中。     布置完成了,就請小朋友耐心觀察,他們很快就發現,顏料水會沿着抹手紙「走路」,水位愈升愈高。「點解水會升高?」「我呢邊的水又高咗啦!」小朋友觀察時都非常雀躍,忙着跟同伴討論自己的發現。做這個實驗不能心急,因為水走得很慢,所以我就安排他們進行其他較為簡單的小實驗。       等了大約40分鐘,我請小朋友再圍到桌前觀察︰「哇!我的黃色水走到中間啦!」「呢…

20170828_Blog_Jack_FI.jpg

我的STEM教學初體驗

談了STEM 這麼多,是時候坐言起行。我在今年的暑期小組設計了一個「小小科學家」的五天課程,對象是升K2和K3的孩子。     我期望透過故事、活動和實驗,讓幼兒接觸科學。我選了「萬有引力」、「水」和「聲音」為課程主題,每次一小時的課堂,都有兩至三個活動。   設計和推行這些活動,都有點瞎子摸象的感覺,事前並不清楚參加者的能力,究竟他們是否能夠親手操作?又是否明白和掌握當中道理?我講課時又應該說得有多深入呢?   以「萬有引力」為例吧!單聽名詞已很抽象,要清楚具體解釋似乎有點困難,於是我利用「牛頓和蘋果」的故事,再從互聯網上找到合適的動畫片段,吸引到幼兒的興趣︰「你們看!蘋果跌下來打中牛頓的頭啊!很痛啊!」幼兒聽到都哈哈大笑,我已開展了第一步。     我想進一步解釋牛頓如何歸納出「萬有引力」法則,但單靠利用日常生活的經驗並不足夠,幼兒未必能回憶這些片斷,於是我設計一個紙張的小實驗,請幼兒逐一嘗試,當他們見到紙張徐徐降落地面都非常雀躍,結果人人都有了操作的經驗。   我又跟他們解釋,單做實驗不足夠,還要認真的記錄結果…

20170821_Jack_FI.jpg

機械人進軍手術室

記得兒時看《多啦A夢》,看到這隻來自22世紀的藍色機械貓,為小主人大雄解決生活各種難題。當時的我總是幻想,機械人何時會成為日常生活的好幫手?     這個幻想已經成為現實,隨著人工智慧和相關技術普及,機械人在家居、商務、醫療、教育等領域出現。有研究指到了2025年,四分一工作會由智能軟件或機械人取代。一般人認為這個趨勢只影響勞工密集行業,例如司機、售貨員或餐飲業等,但現實是醫生很可能也是「受害者」。   以中國為例,首家互聯網醫院在2014年出現,發展猶如雨後春筍,單在去年全國就有超過30家互聯網醫院誕生。當看病也變成對着電腦熒幕進行,可想而知的是醫生前景。     還有是技術層面,除了協助醫生斷症的軟件、降低手術風險的工具之外,醫療機械人亦急速發展。手術機械人能進行微創手術,減低醫生因手顫等造成的錯失,同時縮小手術傷口、減少失血和引致併發症,加快復原時間,例如機械人「STAR」能在醫生監督下縫合活豬腸子,未來兩年會進入臨床測試,首先進行膽囊和闌尾的切除手術。     我相信手術機械人和相關技術將成為新趨勢,逐步取代…

20170810_Blog_Jack_FI.jpg

光環褪色的律師

上星期談到「神科」神話將會破滅,這絕非危言聳聽。我並非叫大家盲目地、一窩蜂改讀「STEM」學科,只是想提醒大家將目光放遠一點,整個世界的生態已經轉變,先來談談法律界面對的境況。     律師頭上的光環正日漸褪色,原因之一是供過於求。好像美國有超過131萬名律師,人數在短短30年間增長94%,相對同一時間,全國人口只增長34%!現時每年有超過三萬名法律系畢業生投入勞動市場,他們尋找工作愈見艱難。有調查發現近半畢業生,在畢業後一年都仍未找到全職工作,年青人和家長眼見時勢不對,報讀法律系的學生人數亦應聲下跌。     香港的情況好不了很多,現時平均每年有三、四百人從大學法律系畢業,但全港律師事務所不足一千家,有名氣更只有數十家,連同海外畢業回來的學生,市場怎能夠吸納這麼多人?結果就引發出激烈的競爭。   法律系畢業生找工作遇上的難題,與律師事務所大幅削減初級職位有關。律師以往要依靠新入職的或較低級同事,協助尋找法律資料和案例,隨着互聯網和資訊科技冒起,網上資訊愈來愈多,這些工作已能由電腦代勞,還何需聘請這麼多人手?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