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08_MO_人力資源_求職_招聘Fi.jpg

Less is more 貴精不貴多

潮流興極簡主義 (minimalism),由新派餐廳到穿著風格都推崇 “less is more”,「簡單就是美」。但是我們對生活,對下一代,卻越來越多要求,越來越多期望。尤其是對年輕一輩,年紀輕輕之小學生的時間表就被排得密密麻麻,中學生每晚補習是家常便飯,而大學生邊讀書邊實習,蠟燭兩頭燒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當然,隨著社會的進步,我們對人力資源的要求越來越高乃無可厚非,但要求多是否就是要求高? 許多社會工作者似乎也意識到我們需要“do less”, 不要分散資源在大家都有做的事,集中火力開拓未有人做的領域 (所謂 “fill in the gap”)。早前到某知名社交網路團體和一班同工討論“教育和學習” 的議題, 便有人提出此點。 那究竟這個 ”gap (短缺)” 是什麼?又要如何找出? 首先,現時人人趨之若鶩的big data (大數據) 也許可以派上用場。透過分析不同領域人才的履歷,找出社會真正需要的技能和相應的資歷,無論對學校規劃課程和學生生涯規劃都有莫大幫助。確實,與其要學生參加過多雞肋的課外活動,不如從根本改變課程內容,加入更多實用和應用的元素。 其二,社會共創 (socia…

20181030_FI_VINVEST_陳慧蕊_FI.jpg

Carrot or stick? 獎或罰?

教育下一代要獎或罰乃老生常談的問題。當子女或學生做錯事時,應立即斥其不是,還是循循善誘?出自傳統學校的我觀察到,本地教育較重中國傳統文化,也就是說要 “聽教聽話,唔聽就鬧”,做一個跟隨者。而我的兒子讀的國際學校相對下則較尊重學生的個人意見,鼓勵他們有自己的想法。 我認為教育應以尊重為本,尊重學生,學生尊重自己,自會向好。早前到一間本地名校進行通識教育,老師因學生遲到十分鐘,在我的面前開始訓話,當時我選擇離場。當然,守時是美德,亦是尊重講者的表現。但如同家長當街鬧仔,學生又有否受到尊重? 現在的社會講求創新,如同我的社企實行社會創新 (social innovation),需要的是有創造力和領導力的年輕人,而不是戰戰兢兢,循規蹈矩的跟隨者。如果一錯就罵,年輕人就會變得不敢問,不敢試,只會走前人走過的路,複製既有的 “成功模式“。久而久之這種教育模式會培育出一種定型心態(fixed mindset),相信能力天註定,做事成敗反映能力高低,事情失敗就是個人失敗。現在許多年輕人達不到社會對成功人士之標準而自揄 “廢青”,“一事無成”,反映這種心態使人變得消極,自信心低落,埋沒潛能。 反之,成長…

20181019_FI_VINVEST_BLOGGER_ANNE-CHAN_FI.jpg

社會創新 人性為本

日前和浸會大學的社科學生介紹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討論到時下年輕人似乎缺乏感恩之心,凡事 “老奉”,和老一輩知恩圖報,有恩必報的態度大相徑庭。經營社企接觸到許多年輕人,遇到有人請客或受人恩惠之時,“謝謝” 兩字好像都難以啟齒,不免令人感到吃力不討好,真心助人卻被視為理所當然。究竟此為年輕人之通病,還是香港社會出了什麼問題? 今日香港無疑功利主義當道,事事利字當頭,人與人之間的真誠和信任亦因而瓦解。很心痛有些年輕人認為社工幫助他們只是為了糊口,而創立社企只是以為了出名, 滿足個人虛榮。但在斥其不成熟前,不如嘗試理解他們為何有如此的想法。 涉世未深的學子和初出茅廬的新人,往往因未知而不安,因不安而懷疑。尤其Elite Thai Boxing主力幫助之邊緣青年,許多因為原生家庭的不完整,社會的不接納,極為缺乏安全感,從而容易懷疑別人幫助他們的動機。 信任,必須慢慢建立。 社會創新, 創的可以是一種新的人際關係。過去和一些社會工作者交流時瞭解到人際關係中有三種人:給予者 (givers),索取者(takers)和互利者(matchers)。聽到許多社工由一開始單純的給…

20180927_FI_陳慧蕊_FI.jpg

向暴力說不

隨著女性自主意識的崛起,近年電影所刻畫的女性形象往往都是經濟獨立、在工作領域得到成就,擺脫了過往女性柔弱、能力不及男性的形象,以及男尊女卑的概念。儘管女性地位提高,但無可否認普遍女性的體格和力量都較男性小、體能亦較差。 舉例而言,香港消防處由1993至2016年因未有女消防員應徵者能通過體能測驗,故只有11位女消防員考獲隊長或以上的級別,而前線消防員則尚未有女性成員。 由此可見,女性體能體格方面一般都較男性弱,以致很多家庭暴力的受害人為女性。跟據社會福利署的數據顯示,2018年上半年有1446宗的新呈報虐待配偶/同居情侶個案,當中女性受害者佔有82%,超過1000宗。有見及此,Elite 聯與 The Zonta Club of the New Territories 及其他NGOs聯手舉辦為期3-6個月的女性自衛課程,目的是為女性增強權力,讓她們有更多的自主性和能動性,遇上不合理的事情或境況,可保護自己及扺抗。 我們的女性自衛課程共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以泰拳作自衛班,而第二部分是性教育工作坊及價值觀講座。首先,我們前一部分的課堂是為期52星期的泰拳課程,目的是加強參加者的體能,同時…

20180927_FI_陳慧蕊_夢想還是麵包_FI.jpg

才華平等 夢想還是麵包

「香港地,靠夢想係搵唔到食。」仲記得身邊曾經有人這樣說過。以前香港的經濟環境好,有社會流動性,作為一個律師靠專業搵食並非一件難事。但近年脫離自己的專業經營社企時,終於明白這句話。雖然社企能幫到人,對社會作出不少貢獻, 但收入卻少難以經營。 自從接觸多了基層市民,發現大多數人對社會付出很多,但金錢收入卻很少。反觀身邊的一些友人,他們透過物業投資或「錢搵錢」,不用付出很多的汗水努力,便能得多可觀的回報。跟據樂施會的報告指出,2017年全世界創造的財富有82%到了最富有的1%人口的掌心裡,而相對較貧窮的那一大部分人的財富資產並未見增長。可見,貧富差距愈拉愈大,其生活素質也差天共地。 這個世界、人類文明到底發展到出了甚麼錯?資本主義帶來的是自由民主,同時亦帶來不公義,而且似乎越來越嚴重。並不是說要所有人都同工同酬,只是收入的差距別如此懸殊。 如果貧富懸殊並不是公義的現象,為什麼大家都會見怪不怪地接受?若然制度出了問題,或許我們應該作出調整或修改?對於如何改善這個制度,我也感困惑不解。但我深信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聰明絕頂的人,總有人會想到解決的辦法。制度是由人創造和革新,只要我們願意多為別人設想,…

20180905_FI_anne-chan_fi.jpg

營創作:年青人的性格,是缺點還是優點?

經常聽到朋友講「依家啲九十後呀,好多缺點!做野又唔搏命,又無乜交帶咁。」。無可否認有部分青少年的確會有這些缺點,但我們不應該以偏概全。我們可以試著把焦點放在他們的優點上,而不是一味地怪他們的不完美。 愛恩斯坦曾經說過:「每個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以魚爬樹的能力來評價它,它此生將會相信自己很蠢。」。我們工作團隊中的青少年都綻放著不同色彩,擅長不同領域的人一同合作更會擦出不同火花。我深信青少年並非不好,只是與上幾代不同。 我曾經與很多人一樣,都不自覺地在雞蛋裡面挑骨頭。打個譬喻,我一直認為團隊中有一個同事T十分好!他細心,亦會把每件事做得好。不論是IT範疇,還是寫計劃書,都沒有一樣難倒他。有次我跟團隊的同事J閒聊的時候,不經意地就了一句「同事T真的很好!可惜他體質不是太好,不能跟我一同到處開會。如果他連這方面都能做得到,就更加好了」 同事J卻跟我說了一番說話,像當頭棒一樣把我點醒了,她說:「你這樣說是不對的,我們不應該要求每個人都是完美。他本身已經很好,其實有誰可以把所有事情都做得盡善盡美呢?我們要欣賞別人的好,而不是把目光放在他們的缺點上。我們不應去希望別人幫忙做一些他們不擅長的事,而是應…

音樂節_FI.jpg

Elite創作室:才華平等

經常有人說:「網絡世界的出現,改變了整個文化產業生態,只要你夠創意及努力,你就會有出頭的機會。」無可否認,近年多了音樂人、小說家、藝術家在網上發放自己的作品,不過,這類「文化工作者」跟「網絡紅人」不同,護膚品甚少會「落」他們廣告,時尚名牌亦鮮有禮聘他們出席宣傳活動,網絡世界的出現,的確增加了他們的知名度,但收入和待遇似乎沒有太大改變。 2017年網絡串流音樂收入首次超越實體音樂銷售,然而,串流音樂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大部分平台均可以非常低廉的價錢,就可以享用極龐大的音樂庫。據《福布斯》估計,一些平台的歌曲於串流每播放一次,唱片公司只會收到大約港幣3仙的版稅,再下分給音樂人的就更少。一些獨立音樂人作品在串流平台播放了過萬次,其收入也只是幾元或更低。不論是唱片銷售,或是數碼市場,香港音樂人都陷入困局。 「有心無默」是近年數一數二的暢銷網絡作家,因為網絡小說平台令他成為最知名的網絡小說家之一,在今天香港能賣到一千本書已經算是暢銷書,他的<<西營盤>>卻賣到超過一萬本。有雜誌訪問他時他這樣說:「要成為全職作家仍然困難,一本書賣過萬本,計算創作及編輯時間,仍然只是最低工資,還要一年寫到一本像<<西…

20180711_CR_DSE_prisoner_FI.jpg

堅持為成功帶來曙光

香港地有好多善心人,每當世界各地不同地方遇上天災人禍的時候,大家都會慷慨解囊去捐贈。例如四川大地震的時候,香港人義不容辭就捐了一大筆錢,有些人甚至親身到當地協助進行拯救行動。但香港人工作繁忙,每天都忙著上班下班加班,很少機會讓他們親力親為去助人。很多人都認為我幫助青少年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受惠於我故此對我很好,所以我才會對他們好。但其實也不盡然,我想幫助青少年其實是一個命定。 十多年前我跟隨教會到監獄探望青少年犯,進了監倉看到一個個又黑又瘦的青少年,眼神中充斥著不安及惶恐,不禁讓我想起家裡的兩個兒子。我一直都相信人性本善,其實那些青少年犯的本性不壞,只是成長的環境使他們一時做錯。那陣子我發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中是一個很黑很髒的環境,我揭開了一個渠蓋看到一群青少年被困在地牢中,於是我放了一把梯子下去救他們上來。雖然只是一個夢境,對我來說卻是一個啟示。從那天起我就決心踏出幫助青年人的第一步。 起初的時候,我跟一些社工向青少年犯介紹他們認識信仰。他們初頭在監獄時也願意接受和聆聽,但一離開了監獄,就沒有幾個人願意留下。有一次聚會時,一個青少年持刀恐嚇我們我們一班義工,此後我就灰心得再沒有探望他們。…

20180715_FI_陳慧蕊_-青少年_FI.jpg

實習等同義工?剝削還是幫助?

近日我看了一段網上的媒體的訪問片段,令我覺得很很有趣! 片中內容大致上是問一些大學生你現在讀的科目好不好讀 ,會不會「中伏」,以及你會否建議DSE考生選擇這一科,片中不少大學生都表明如果要「搵份好工」,就不要讀這一科了,因為畢業後很容易會「乞食」,亦有些學生表明選擇這科的原因是因為有「錢途」。 由此可見,現時很多青少年選擇讀哪一科的時候,都會優先關心自己的前途,例如畢業後能否找到一份好工,而不是根據自己的興趣、課程內容而選科。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因為反觀外國的學生所在乎的是自己的興趣多於「錢途」。所以這一點都值得我們反思,到底現時香港社會上充斥著怎麼樣的價值觀?對年輕一代而言又是否好事?亦因為這個現象,香港的學生很多時都會在課餘時間參加一些實習計劃,因為不少工作往往都要求求職者有一年或以上的工作經驗 ,所以實習確能增加學生的工作經驗。 沒有實習或相關的工作經驗,學生畢業後難免會怕難找到一份好工,而現時不同機構都有提供暑期實習,為青年提供一些工作經驗 增加他們的競爭力,就例如政府不同部門暑期都有不少實習職位。 但很多機構提供實習職位嘅同時,不願給他們任何薪金又或者交通律貼,到底他們是…

20180705_FI_VINVEST_BLOGGER_陳慧蕊_1_FI-1.jpg

「無條件基本收入」- 社區實驗

當所有人都得到無條件基本收入會發生甚麼事? 我們常常聽見政府「派糖」,但有沒有想過如果政府每個月都自動發一筆金額給你生活,你的人生會不會有所不同? 你會因而放棄現時的工作,每天懶懶散散的;還是專注在你喜歡的事物身上? 甚麼是無條件基本收入? 無條件基本收入的理念的其實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根據菲利普.范.帕雷斯(Philippe Van Parijs),即比利時魯汶大學首屆「胡佛經濟與社會倫理學」講座教授,在台大發表的「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演講中提及過「基本收入是一種特定形式的最低收入機制,根據三種特性而定義的。第一,是個人的,不取決於你是否與其他人居住;是普遍的,不論窮人或富人都可享有;第三,是沒有相對義務的,工作的能力或意願不是必須的。」 而以加拿大為例,他們在二零一七年進行了為期三年的基本收入試驗計劃,每年經費為5,000萬加元。他們的專責部門隨機挑選了四千名市民。他們每人每年最高可收到1萬6989加幣的基本收入(約$100,582港元);每對夫婦最高可收到2萬4029加幣(約$142,261港元)。前提是,參與者所收到的基本收入實際金額,必須先減掉平日工作所得的一半。 很多人亦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