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節_FI.jpg

Elite創作室:才華平等

經常有人說:「網絡世界的出現,改變了整個文化產業生態,只要你夠創意及努力,你就會有出頭的機會。」無可否認,近年多了音樂人、小說家、藝術家在網上發放自己的作品,不過,這類「文化工作者」跟「網絡紅人」不同,護膚品甚少會「落」他們廣告,時尚名牌亦鮮有禮聘他們出席宣傳活動,網絡世界的出現,的確增加了他們的知名度,但收入和待遇似乎沒有太大改變。 2017年網絡串流音樂收入首次超越實體音樂銷售,然而,串流音樂市場競爭非常激烈,大部分平台均可以非常低廉的價錢,就可以享用極龐大的音樂庫。據《福布斯》估計,一些平台的歌曲於串流每播放一次,唱片公司只會收到大約港幣3仙的版稅,再下分給音樂人的就更少。一些獨立音樂人作品在串流平台播放了過萬次,其收入也只是幾元或更低。不論是唱片銷售,或是數碼市場,香港音樂人都陷入困局。 「有心無默」是近年數一數二的暢銷網絡作家,因為網絡小說平台令他成為最知名的網絡小說家之一,在今天香港能賣到一千本書已經算是暢銷書,他的<<西營盤>>卻賣到超過一萬本。有雜誌訪問他時他這樣說:「要成為全職作家仍然困難,一本書賣過萬本,計算創作及編輯時間,仍然只是最低工資,還要一年寫到一本像<<西…

20180711_CR_DSE_prisoner_FI.jpg

堅持為成功帶來曙光

香港地有好多善心人,每當世界各地不同地方遇上天災人禍的時候,大家都會慷慨解囊去捐贈。例如四川大地震的時候,香港人義不容辭就捐了一大筆錢,有些人甚至親身到當地協助進行拯救行動。但香港人工作繁忙,每天都忙著上班下班加班,很少機會讓他們親力親為去助人。很多人都認為我幫助青少年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受惠於我故此對我很好,所以我才會對他們好。但其實也不盡然,我想幫助青少年其實是一個命定。 十多年前我跟隨教會到監獄探望青少年犯,進了監倉看到一個個又黑又瘦的青少年,眼神中充斥著不安及惶恐,不禁讓我想起家裡的兩個兒子。我一直都相信人性本善,其實那些青少年犯的本性不壞,只是成長的環境使他們一時做錯。那陣子我發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中是一個很黑很髒的環境,我揭開了一個渠蓋看到一群青少年被困在地牢中,於是我放了一把梯子下去救他們上來。雖然只是一個夢境,對我來說卻是一個啟示。從那天起我就決心踏出幫助青年人的第一步。 起初的時候,我跟一些社工向青少年犯介紹他們認識信仰。他們初頭在監獄時也願意接受和聆聽,但一離開了監獄,就沒有幾個人願意留下。有一次聚會時,一個青少年持刀恐嚇我們我們一班義工,此後我就灰心得再沒有探望他們。…

20180715_FI_陳慧蕊_-青少年_FI.jpg

實習等同義工?剝削還是幫助?

近日我看了一段網上的媒體的訪問片段,令我覺得很很有趣! 片中內容大致上是問一些大學生你現在讀的科目好不好讀 ,會不會「中伏」,以及你會否建議DSE考生選擇這一科,片中不少大學生都表明如果要「搵份好工」,就不要讀這一科了,因為畢業後很容易會「乞食」,亦有些學生表明選擇這科的原因是因為有「錢途」。 由此可見,現時很多青少年選擇讀哪一科的時候,都會優先關心自己的前途,例如畢業後能否找到一份好工,而不是根據自己的興趣、課程內容而選科。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因為反觀外國的學生所在乎的是自己的興趣多於「錢途」。所以這一點都值得我們反思,到底現時香港社會上充斥著怎麼樣的價值觀?對年輕一代而言又是否好事?亦因為這個現象,香港的學生很多時都會在課餘時間參加一些實習計劃,因為不少工作往往都要求求職者有一年或以上的工作經驗 ,所以實習確能增加學生的工作經驗。 沒有實習或相關的工作經驗,學生畢業後難免會怕難找到一份好工,而現時不同機構都有提供暑期實習,為青年提供一些工作經驗 增加他們的競爭力,就例如政府不同部門暑期都有不少實習職位。 但很多機構提供實習職位嘅同時,不願給他們任何薪金又或者交通律貼,到底他們是…

20180705_FI_VINVEST_BLOGGER_陳慧蕊_1_FI-1.jpg

「無條件基本收入」- 社區實驗

當所有人都得到無條件基本收入會發生甚麼事? 我們常常聽見政府「派糖」,但有沒有想過如果政府每個月都自動發一筆金額給你生活,你的人生會不會有所不同? 你會因而放棄現時的工作,每天懶懶散散的;還是專注在你喜歡的事物身上? 甚麼是無條件基本收入? 無條件基本收入的理念的其實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根據菲利普.范.帕雷斯(Philippe Van Parijs),即比利時魯汶大學首屆「胡佛經濟與社會倫理學」講座教授,在台大發表的「無條件全民基本收入」演講中提及過「基本收入是一種特定形式的最低收入機制,根據三種特性而定義的。第一,是個人的,不取決於你是否與其他人居住;是普遍的,不論窮人或富人都可享有;第三,是沒有相對義務的,工作的能力或意願不是必須的。」 而以加拿大為例,他們在二零一七年進行了為期三年的基本收入試驗計劃,每年經費為5,000萬加元。他們的專責部門隨機挑選了四千名市民。他們每人每年最高可收到1萬6989加幣的基本收入(約$100,582港元);每對夫婦最高可收到2萬4029加幣(約$142,261港元)。前提是,參與者所收到的基本收入實際金額,必須先減掉平日工作所得的一半。 很多人亦會…

20180616_FI_ANNE_FI-1.jpg

年青人 , 鬆下啦 !

「你有壓力,我有壓力,大家都有壓力。」當年巴士呀叔的片段在網絡上瘋傳後,這句說話一鳴驚人,成為香港風摩一時的「潮語」。說到底,巴士呀叔的金句之所以能深入人心,是因為他說出了不少香港人的心聲。 「壓力問題,天天都多」尤其在香港這個瞬間萬變的地方,不論是學生又或是打工仔,每天要承受著各式各樣的壓力。近年,情緒病成為都市的隱形殺手,不少人都面臨情緒病的困擾,特別是青少年。每天打開報章的時候,我心裏都暗自希望不會有學童自殺的新聞。「將軍澳11歲男童校園企跳獲救送院」、「13歲仔竹園南邨墮樓手腳骨折重創命危」,每一個標題都使我心頭一沉。 回想到我們這一代,童年不是最無憂無慮的年紀嗎?童年不是令人回味的時光嗎?現在的青少年每天不是要趕補習就是上不同的興趣班。求學不只局限於求分數,更求贏在起跑線上。「別人有的我也要有,別人無的我更加要有」這樣子才能保持自身的競爭力,得到一份好的工作,才算得上有好的前景。 社會輿論對生活素質的要求愈高,對孩子的要求也就愈來愈苛刻 讓我想起張曉風《我交給你們一個孩子》-「當我把我的孩子交出來,當他向這世界求知若渴,世界啊,你給他的會是什麼呢?世界啊,今天早晨,我,一個母…

20180524-FI_anne_FI.jpg

與青年人一起Co-create (下):D.A.R.T. Model

上回提到, Co-Creation的概念可以有助減低公司的營運風險和提升員工的歸屬感。而在co-creation的理論框架內就包含了 D.A.R.T. model,即四種體現co-creation的方法。 D.A.R.T. model 包含了四種顧客和員工溝通的方法:D是Dialogue (對話),A是 Access (接觸),R是 Risk Assessment (風險評估),而T就是Transparency(透明度)只要將四種方法融會貫通就能減低公司的營運風險和提升員工的歸屬感,形成雙贏局面。 Co-creation基本元素: 對話與接觸 對話是D.A.R.T. 框架內最基本的方法和元素。對話在這裡的定義除了是讓營運者跟潛在客群對話從而知道客戶的需求,更重要是包含了分享資訊、共同學習和交換意見的功能。透過對話,營運者可以從客戶和員工的身上學到更多解決問題的面向,更可以創造出新穎的方案。亦因為對話,公司與員工之間能建立起互信的關係,從而達到提升歸屬感的效果。 接觸是指與員工對話的渠道。隨着社交媒體的興起,對話不再只局限於現實的面對面和單對單的溝通模式,而是將討論的空間開放到網絡世界上…

20180515_FI_anne-chen_FI.jpg

與青年人一起Co-create (上)

近日,幾位朋友都給了我以下這個建議:「Anne,你的社企成員全部都是30歲以下的年青人,他們有能力和經驗營運一間初創公司嗎? 我認為你應該聘用有豐富經驗的員工,才能幫助你的社企突圍而出。」 然而,我堅信有關年青人的社會問題最好交由年青人參與解決。因此Elite採用了與年青人co-create 的方式營運。 在市場學的理論中,co-creation 是一門新興的市場管理學説。傳統的Top down approach 是單向性地由公司的管理層下達發展方向,然後再由各級經理逐層逐層將行政命令傳達至員工,最後將產品推出市場。過程中,管理人員擁有100%的決定權,員工和顧客是没有權決定公司出售什麼產品和提供甚麼服務。 然而,在co-create的理論框架下,公司的管理層不再是唯一的決策者,市場上的目標客群和員工都能夠一同參與其中,一起創造出最適合顧客的產品和服務。Lego是一間能夠使用co-create理論至出神入化階段的公司。在他們推出的多元化產品中,有一部分的設計其實是來自不同的業餘設計師。Lego在其官方網站上開設了一個專頁讓設計師們上傳自己的設計藍圖。只要設計獲得10k個like或以上,…

20180507_FI_anne-chan_FI.jpg

EPS model: 發掘年青人潛能+提供機會

俗語有云:「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在香港這個事事講求效率的城市,機會轉眼即逝。但有些人,他們可能錯過一次又一次的學習和改過的機會,但當他們受過教訓後,又是否值得給予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呢? 給更新青年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 「走出邊緣,帶出精英 」一直都是Elite Thai Boxing辦泰拳社企的宗旨。正所謂:「人誰無過」,相信你和我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做錯事。 作為一位律師,我認為一個人犯事後只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和應有的教訓,社會就應該給予他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更重要是要提供一個公平開放的環境給他們重新開始。我曾經到過獄中探訪一些青年。 他們的本質確實是不壞,但因為一些較為複雜的原因令他們抵受不了誘惑而染上了煙癮毒癮和養成了酗酒的習慣,最後犯事而入獄。在獄中,他們都有深切地反省自己過往的行為,跟我説想改變自己,戒掉各樣惡習。但現實是不少人仍對更生人士帶有有色眼鏡,他們最大的困難是獲釋後難以找到理想的工作。有些人更因此再與損友群在一起,更次染上各種陋習,然後再次入獄形成惡性循環。 要打破這個循環,社會上每一個人都可出一分力。根據城大應用社會科學副教授甘炳光博士所定立的「社工介入模式」(EP…

AC2.jpg

傳統與社會創新

近日與一位外國的Banker閒聊的時候,他跟我說:「Anne,我自己都有打開泰拳。但聽你起講起Elite的社企plan後,我覺得很驚訝。我一直以為打泰拳只能用來Keep Fit。從來無諗過泰拳都可以用來幫人。所以話,社會創新真係好amazing」因此,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社會創新這個概念。 創新不等於拋棄傳統 很多人聽到「創新」一詞都會認為一定與現有的事物有所衝突,要摒棄所有傳統的智慧才算得上是「創新」。但其實新的事物或者概念的出現,很多時都是建基於現有的事物。根據Intel高級院士Gene Meieran對創新的定義,他認為創新有着三種類型:突破性創新、漸進式創新和再運用式創新。打個譬喻,蘋果公司在2001年推出世界上首部iphone,開啟了智能手機的時代,就屬於突破性創新。正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蘋果將電話、相機、電腦的功能都集於手掌心上的一部手機裡。雖然當時電話、相機、電腦等電子產品其實早已存在,但過去並沒有人想過把它們合為一體。故此,智能手機的出現是科技發展史上的里程碑,亦成為世人所推祟的「創新」產品。 Elite: 改變由自己做起 Elite的創新定位於「再運用式創新…

an1.jpg

設計思考與社會創新

最近我開始接觸Design Institute 的學生和他們的教授,希望他們能夠為EliteU 2.0的應用程式設計漂亮的人物公仔。言談之間,我發現EliteU計劃原來一直就在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的理論框架裡。 設計思考 vs 理性分析 「設計思考是以人為本的設計精神與方法,考慮人的需求、行為,也考量科技或商業的可行性。」IDEO設計公司總裁添·布朗 與理性分析不同,設計思考善以解決未知的問題,因為它提倡人們應該”Think Out of the Box”和 “Think Big”並分成5個思考階段:「同理心」、「需求定義」、「創意動腦」、「製作原型」、「實際測試」,讓人們可以探索更多未知的可能性。5個思考與實行的階段是一個循環不息的系統,可以不斷重䨱5大思考步驟為問題找出最佳方案。 大家耳熟能詳的Airbnb公司在營運初期也經歷過險景,最後透過Design Thinking的5步曲成功走出來。當時市場上還沒有共享經濟的概念,加上屋主差勁的拍攝技巧令廣告效果非常差,消費者並不放心去使用B&B的服務。通過第一步:「同理心」Airbnb 的 Founders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