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8_FI_VINVEST_BLOGGER_YEUNG3_FI.jpg

韓娛產業

韓國的娛樂文化產業,近十多二十年來蓬勃發展,大賺外匯,引得其他國家口水流。睇真他們整個行業發展導向,其實係計劃經濟。音樂事業為例,經理人公司很早就在青少人群組發掘有潛質新人。被揀上的除了正規學習,其餘時間接受歌舞訓練。公司會因應市場,「設計」不同的組合及相關出路。歌舞團的成立,完全商業計算。成員分別通曉不同外語,或曾在當地住上一些時候。到不同國家表演時,就由操流俐當地語言團員,主打接受媒體訪問正是一例。 除了唱片及演唱會等直接與音樂相關製品,還會推出與歌曲掛鈎及團員相關的電腦遊戲、經營咖啡店、小型展覽館、國內及國外音樂會旅行團等。樂團到海外表演時,為慰樂迷相思之苦,國內特別設計的立體影院還會直播或錄播他們的音樂會。相比下那些傳統商品市場,例如:文具、影集、海報等已經變得係小兒科。 今日附圖介紹,係韓國女團Red Velvet推出的應援棒。應援有打氣支持含意。售價每枝約三百港元的應援棒,放在家中可以當小枱燈裝飾。歌迷帶着它出席歌手的演唱會或聚會,入場前可以與現場伺服器鎖定,棒即可以跟隨歌曲節奏閃動及變換顏色,成為整個表演一部份。沒有市場規模及相應的推廣,根本不能成事。足可見原來設計意念的…

20180811_FI_ERIC-YEUNG_VINVEST_BLOGGER_兵馬俑_1_FI.jpg

絲路未了緣

初到絲路係近四十年前。那時月牙泉,鳴沙山不收入場費,火熖山旁沒有西遊記主題設施,係實實在在的樸素旅遊景點。記得當時先抵北京,坐飛機轉飛蘭州,由絲路中轉站出發。蘭州機場當時屬軍民共用,停機坪上停放用油布蓋住的幾十架軍機。下機後乘客要挽住行李徒步進入機場大樓。啟程遊絲路前,大軍先嚐著名牛肉麵。當時以香港飲食經驗,以為當中必然加入大量味精,故只喝了兩啖湯水。殊不知把湯頭飲盡的同行朋友們,事後均不覺口渴。方知係真材實料。相信如今不唱此調了。 周前首訪絲路起點西安,可算是延續當年的絲路未了緣。高度發展的城市到處滲透着古雅,厚重歷史底蘊。 過,正如絲路沿途的景點,商業味道過份入侵,是不可不妨。如何保育幾千年歷史古蹟,平衡商業與文化衝突,係大學問。 短暫逗留幾日,自然得去那幾個熱門地點。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的震撼,自非筆墨可能形容。說來諷刺,當年秦始皇希望死後依然可以到另一個世界掌控皇國,故而需要有兵馬俑大軍陪同保駕。想不到幾千年後,部份依然散落坑道,部份即是重新「站」起來,郤郁不得其正,眼白白望住每日有幾萬大軍(遊客)殺到。如果當年只係輕車簡騎,陪同上路,今日又點會有咁大量人流騷擾?又點想到會為後世…

20180806_VINVEST_BLOGGER_YEUNG1_FI.jpg

劏鱔學問

花錦鱔食過,但香港有飼養花錦鱔的魚場還是首次聽聞。得識途老馬帶路,入元朗尋幽探秘,有幸親訪魚場真貎。據老板黃先生介紹,花錦鱔苗來自西澳洲。野生捕獲入口香港時約一斤重,在人工環境下養至大約十斤重就可以成為席上珍。 老黃話養花錦鱔話易唔易,話難亦唔太難。好處係花錦鱔胃口好,長肉快。之不過一般家庭或聚會好難會食一條成十斤重魚,故而要針對潛在客戶群下推廣功夫。老黃又話,烹調花錦鱔難在廚功,而更難係在於劏鱔。一條十斤過外,生龍活虎的花錦鱔,本來就滑不溜手,怎樣可以適當整理係學問。 大家都知道鱔骨非常硬,當利刀遇上不斷滾動的鱔,只會增加危險性。劏鱔時給爭扎的鱔尾打着是常有的事。一記打出,少說也有二十多磅力。重要還在於,鱔臨死前極力爭扎,會排出大量廣東人叫做潺的分泌物。如果大家認同動物被宰時會排出大量毒素,套用老黃之言,則係食咗都補唔返。難怪老人家話,鰻及鱔這等生命力極強的魚類,一般好毒。其實同魚本身無太大關係,而係劏魚所用手法不當。 老黃的程序,先把鱔放入早預備好,足有半個浴缸大小的冰塊入面。温血的花錦鱔起初還有點反應,待上約二十分鐘後,則已經進入如冬眠狀態。這時把它放到工作枱上,已經沒甚反應。老…

001_FI.jpg

電視送飯大忌

七八十年代,有個坊間流行用詞,叫做「電視送飯」。那時未至於一台獨大,而係分庭抗禮,各擅勝場。但家家戶戶,樂於晚飯時圍坐一桌,邊吃邊睇邊評,以劇中人一喜一樂來陪伴吃完整頓飯。睇畢兩線電視劇,負責洗碗的又完成任務以後,大家再來一局,歡樂今宵伴吃生菓或甜品。這幾乎是,當年香港人每天晚上的主要娛樂活動。 時至今日,一般酒樓食肆,將電視機當作標準安裝設施,實在要拜當年電視流行文化所賜。雖說近年電視節目收視率下跌,坊間以普羅大眾為生意對象的酒樓茶室,以電視劇餸飯的,依然大有人在。 上星期日為過口癮,到位於深水埗區的一家小店吃牛腩,選了個靠牆座位。電視當時正重播鄭丹瑞年前主持的一個醫學衞生常識節目。當時食客與伙計之間對話如下: 「阿哥,麻煩你。可唔可以熄咗部電視機佢?」「唔好意思,係咪部電視太大聲,嘈住你?我去閂細聲D?」伙計非常有禮貎。「我都知唔關你事。中午十二點幾,食晏時間,電視台搞乜?播埋D咁節目?又講便秘又講痔瘡,叫D 客點食呀?」 模擬制式年代,各電視台只有中英文兩條頻道,廣播時間有限,政府對節目重播設有限制。多年前本地電視廣播,進入數碼年代,各台頻道由原來的兩條變五或六條。原本兩套節目成…

20180721_FI_VINVEST_BLOGGER_楊振耀_FI.jpg

武德KING

約在不到一年之前,有次在一個與武術相關的展覧會上,與主辦方兩名代表交換意見。該展覧會其中一項重要展出,是利用motion capture技術,把一套民間相當普及的拳譜演繹,並作數碼化紀錄。 主因係傳統授拳,主要靠口耳相傳,以拳譜上的招式繪圖,又或者較近代的有一些老照片輔助。總是怕,一代傳一代過程中,保存得不準確 。即是流行一時的拳法,也有機會,隨年月流逝,以致失傳。 當時我問:「既然資料經數碼化處理,如果把數據存入智能機械人,假若一代宗師,要與如此一個機械人對打,理論上對方係鋼鐵之軀,一不怕痛,二不會疲累,宗師怕沒有任何勝算,早晚要敗陣吧?」 當時兩代表異口同聲,皆認為機械人下盤不穩,前進速度不高,而且重心不穩,短期內該依然是真人取勝機會高。 問題係人工智能世界,進步一日千里是保守說法。早前一個科技研討會上,已經出現可以奔跑並且輕易跨越障礙的機械人。而且還示範後空翻之後,可以馬步堅實雙腳落地的動作,明顯重心不穩的問題已然克服。 假如同意,武術技擊,是需要在極短時間內,分析並處理數據以作出反應動作,則智能機械人能輕易在表現上超越人類,是毫不出奇的事。再加上不會痛,不會疲兩大優勢,真看不到…

20180714_FI_楊振耀_釣魚_FI.jpg

捨得

朋友的釣魚心得,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下。 他自詡每回去河溪或魚場釣魚,都先準備了兩桶不同的魚餌。人家一般只準備一種,他郤另搞一套,當中自有原因。他說從前輩的經驗,先學到了「濃引淡釣」的理論,然後再加上自己研究的另一套,雙劍合璧,結果每每大有斬獲。 所謂濃引,是先行調配比一般釣餌氣味更濃的食餌投放到水裏,以其味濃,去吸引即使隱藏在石罅或遠處的獵物現身以至游近。至於淡釣,則係真正下餌時,就鈎上較味淡的食餌,因為據他的經驗,久經慣戰的大魚,相當聰明,深明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道理,輕易不會咬餌。只有初出茅廬的小魚,才會選味濃的餌。大魚通常會觀察一段時間才出擊,故淡餌釣大魚的機會較高云云。這當中或許有道理,否則大魚如何能「大」? 至於他的第二招,則是先餵魚,之後再釣魚。用他的話,是先「捨」才會「得」。他先把第一桶魚餌分幾次倒到水裏,最初吸引了小魚,慢慢的大魚也來多了。因為還沒有下鈎,漸漸大魚的戒心也鬆懈下來,那時搏奕才正式開始。他的理論,餵魚是前期投資,為真正收獲作準備,是整個鈎魚活動不可缺少的部份。「捨」和「得」是看似矛盾,其實統一的有機結合(愈講愈似上政治課),亦是個好搭檔。兩者配合方是圓滿。 我…

20180706_FI_DOG_FI.jpg

狗迷奇遇記

在上海短暫逗留,同行朋友帶我到西郊一處農場園圃參觀。對於住在全境祗有1100多平方公里的香港人,一個農場能有多大?接待的秘書小姐回答:「我們農場的面積大概為1300畝。」1300畝?規模孰大孰小,一時算不準。細心換算,原來大概110個標準足球場大小,即是純粹在外圍走馬看花式繞一個圈,也要走個多小時。 園區分成種植茶花、草皮、瓜菓採摘、及一處小型別墅群等不同區域,如果想往不同區域再了解一下,分別再走一圈,沒有3、4小時辦不到。本來打算隨意走走,怎料沒走多遠卻下起大雨。於是大夥只好驅車遊園。 甫登車,秘書小姐話題一轉,原來她是愛狗一族,但最鍾愛的「小寶」接近一個月前,在園區走失,遍尋不獲。她曾經發起同事到不同園區找人查問,大家都表示沒有見過。她邊說邊眼泛淚光,搞得氣氛好尷尬。 未幾我們到達第一個藍莓採摘園區,因為下着大雨,我們又沒有準備下田的雨具,城市人嘛,決定選些現成藍莓作算,再打道回酒店。就在選擇的當下,忽然遠方傳來秘書小姐的聲音:「我找得你好苦啊!小寶。」然後就見她一枝箭似的自旁邊的小屋跑出來,手上抱了頭小狗。 所謂踏破鐡鞋無覓處,原來小狗被藏於主舍旁的小房內,秘書雖然曾經來過兩趟,…

20180630_FI_大館_FI.jpg

整容前後

大館是目前最大的本地建築群保育計劃。相比起其他保育及活化計劃,絶對是超大牛肶,非其他蚊肶可能企及。有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支持,用38億復修之餘,還成立一間公司專門負責營運,可話恨死隔離。 論藝術及歷史價值,再加上其位置、交通便捷,香港人若不去感受一下,實在辜負了一眾「環保」馬迷(擅鋪草皮者),不惜日曬雨淋、長年累月每周捧馬會場兩至三日的一番好意。 我非馬迷,對保育大館貢獻極有限。但剛過去周二,有幸一遊,成為受惠一員。甫進場何止眼前一亮,話「刺眼」絶非誇張。在行人天橋旁擴建專屬通道直達大館,值得一讚。如果採原來通道,沿狹窄的荷李活道前往,印象必會打個折扣。至於其他相關設施,網上有很多資料,亦鼓勵大家親自到訪,自有體會。 以往我曾到訪大館兩次,所得印象與今天相比自有天淵之別。初次上大館,係因為朋友胡亂停泊我借給他的汽車,結果被拖到灣仔北汽車扣留中心。車主得帶牌簿,保險文件到大館交罰款及提出申請,再持放行文件到灣仔把車領回。 灣仔北汽車扣留中心朝九晩五辦公,午飯後才到大館搞手續,因為交通組還有其他事務要處理,要趕得及五時前回到灣仔取車,是接近妄想。故而前後要花接近一天的時間辦手續,對違泊被拖車人…

001_meitu_3.jpg

Zoku So cool!

荷蘭素以設計精巧聞名。常能帶給人耳目一新感覺。今回短暫逗留,跑了幾個城市。第一家住的是阿姆斯特丹一家叫Zoku的酒店。不知道以荷文如何發音,如果真係取英文so cool的諧音,這家酒店又確係名副其實。相當有型。 酒店沒設前枱,旅客登記入住採用自助形式,旅客要拖着行李乘電梯到頂層餐廳辦理。進入餐廳前先要通過一條頗長的玻璃走廊,走廊兩側除了室內植物,還有是設計成各自獨立的十多個露天活動區。每個可容納兩至八人。可以兩人佔用一個活動空間觀星、談心、捉棋,又可以四人利用一個較大的空間來打橋牌,甚至邀來更多朋友來個熱烤晚會,正係各適其式。阿姆斯特丹夏天平均氣温約二十多度,日照由早上六點多到晚上十點,氣候怡人坐在戶外正好。反過來說冬天要坐到戶外,敬謝不敏了。 餐廳廚房採取開放式設計,幾個廚師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彼此甚至與房客聊天。多口問一下,原來餐廳工作人員,均來自歐洲不同國家,每人通最少兩三種語言,加上一般英語水平都高,所以雖說酒店客人來自世界各地,不存在溝通困難。餐廳提供的餐食,款式選擇不太多,酒水採取信任制,飲幾多,房客登入自己房間戶口作紀錄,退房時一併結算。或問:「你們沒想過有人會刻意少報嗎?…

20180616_FI_shop_FI-1.jpg

總有前因

每逢坊間經營有年,略有名氣的傳統小店結業,指定動作係:有人跑出來說如何不捨,大談回憶片段,說出品如何精良,繼而把握最後機會幫趁,緬懷一番順道打咭。 記者又會報導,店舖結業在即,店前大排長龍等等。個人心中總有個疑問,假如出品水準真高,點解坊眾唔經常用行動支持?反而要等到雖未蓋棺,但已有定論以後,才來個提前「哭墳」? 萬物都有生命周期,生意該無例外。結業有不可勝數的原因,可以是:無人接班、生意不前、自然淘汰、成本太高(租金或薪金支出太昂貴)、回報太低(如自置物業已升值,收租比自己經營回報更高)等等不一而足。上述因素,部份不由業者完全控制,結業屬無可奈何。但有情況係明明可控制,郤由於管理不善及因循而導至終局的。 近日又有傳統小店結業,雖有人感不捨,但以個人曾光顧的幾次經驗,卻很有保留。首先,該店有股雖不至中人欲嘔,但足以趕客的強烈「X渠」味。可能店東及伙計長年累月,久而不聞其「香」,但對客人言,沒必要被這種氣味包圍中用餐罷?其次是伙計面黑指數奇高。舉一個例:不依她指示入座,立時就會有反應。結論是,有性格的食店還是留待有性格的客人幫趁好了。 不過更有性格的店,首選港島跑馬地成和道的一家。有趟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