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東_FI.jpg

是要管的

春節前本欄談星光大道重開,評交通沿用舊安排,延長泊車區域,只容許登車,警方則會嚴格執法等等三招齊發。因着一時三刻,很難改變集合旅客唔守時習慣與及司機行險僥倖,估量執法或會手下留情。故而個人能改善所引起交通擠塞,不表樂觀。 年初三早上,到尖沙咀會友。途中遇上彌敦道美麗華酒店門前有超跑追尾的士,私家車車頭陷入過半,可見衝力多大。同時亦反映當日交通如何暢順,否則超跑能發揮超強馬力。平常日子那一帶交通繁忙,撞冚泵把已是最大程度破壞了。當日交通既然暢順,那麼星光大道那邊又如何? 及至到會面地點居高臨下所見,時為早上十時未到,遊人未見太擠擁。從圖片可見,星光大道近落天橋位,亦即近李小龍及梅艷芳銅像的重置位置,旅巴一如以往,佔用路面等位,結果導至後面的士唯有駛到影線區域,才可繼續前行。 至於特別為疏導交通而延長的旅巴上客泊位嘛…那怕只是要從過路天橋往前走一百米,明明放在那裏有空位,郤冇旅巴停泊。當天是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年初三。最高氣温,市區超過二十五度。當時室外氣温還不太高,估計二十三度不到,情況也如此;假若到盛暑季節,室外苦熱難當,更難有旅客願意跑到新泊車區。那時交通又會如何? 星光大道重開時,預…

2768e18f-6c1c-4163-8431-c08b50b18fbe_FI.jpg

長者退而難休

到京都旅遊,渡月橋是必到打卡點。另外,探訪傳統西陣織館及搭乘帥哥大學生拉的人力車,穿越嵯峨野竹林隧道,也是不少遊客的難忘回憶。 個人對搭乘人力車實在有保留。說我保守也好,總覺得今天坐全人力推動的交通工具,多少有點奴役別人的意味。人類比其它動物智慧更高,利用來拉車或騎乘代步,是合理發展過程。 過往社會人浮於事,工作掙錢機會有限,學識低微往往只能靠出賣勞力,拉人力車、踏三輪車提供代步服務、甚至做苦力,也還可以理解;但今天科技發展到,汽車已經可以在指定範圍,完全無人駕駛,用人力拉車提供代步服務除了矯情綽頭,根本想不到其它原因。 幾天前朋友傳來到四國旅行的相片。夫妻倆圓了每個日本人一生的其中一個夢,就是由香川縣山下參拜點,徒步來回金刀比羅宮。因為神社位處半山,一來一回合共要走1368 X 2級石階,確是個挑戰。但傳來的眾多照片中,印象最深的反而是今天刊出的一幅。 照片顯示下山石階中段,正有兩名轎夫往山下走,怕是趕往接載另一位遊客。為乘客提供上下山抬轎服務原屬正常,亦可以解決遊人空有登山志,但苦無腳骨力的困局。問題是圖中右方轎伕,看來年紀已經不輕;估計這位年近七十趕着下山的轎伕,手上竟持有一枝手…

001_FI.jpg

星光重現

圍封重建多時的尖沙嘴星光大道,終於趕及在新春煙花匯演前重開,對本地居民及遊客均是個喜訊。星光大道由維港美景,結合香港電影工業的男女明星魅力作招徠,每年吸引上千萬遊客到訪,剛過去的周一,在發展商安排下,到換上新裝的大道走了一圈。重建後的大道,有幾點值得一記。 過往三角形石躉,佔用步道不少空間,如今拆掉,並在部份步道採用波浪分層設計,除更親水,無疑可以容納更多人,同一時間欣賞美景,聰明地利用維港的吸引力。 明星手印附到欄杆扶手,遊人不用蹲佔路面,曾有人戲謔只有東方人有蹲坐的特別基因;如此安排,讓來自西方世界的遊客,又或者中年發福,且有大肚腩者,從容站立比對明星與自己手印的大小,值一個讚。還有就是,香港盛暑氣温常達攝氏37、38度,濕熱難捱,步道部份設施附有霧化降温設備,亦表現細心。 但話得說回來。過往星光大道最為人詬病,是接載遊客旅巴所造成交通擠塞問題。遊客經常不依時到集合點搭車離開,司機當然不想「兜路」,結果奉旨佔用路面,引起擠塞。 記得幾年前有提議海濱步道全段發展,遊客要走到香港體育館平台方可上旅巴離開,後來因為政治原因,計劃被擱置。如今交通沿用舊日安排,延長了的泊車區域,只容許登車,…

IMG_1725_fi.jpg

「凍齡」的角落

有小酒店在油麻地開業,做了好些宣傳。提到物業前身是一家數十年前稍有名氣的酒家,是以特別闢出內部好些地方,展示一些當年酒家曾經用過的物事作招徠。當年的酒家早已拆卸改建,再建成酒店。少說已二次投胎,是以懷舊作主題包裝,而不是情懷了。 認同某個年代的風格,想保存下來,非常不容易。除了個人的眼光,當中涉及不捨的精神。所謂「時興眼軌轉」,即使最後証實係經典,過程當中也有高低要伏。要一直堅持,排拒別人的目光得有過人信心。 記得七十年代中期,認識一位報界朋友,此君特別鍾情六十年代初的情懷。那年頭日本偶像走紅,花碌西裝膊墊得闊闊的,他依然故我穿貼身黑外套,黑色燈籠袖貼身恤衫,闊腳西褲,梳騎樓頭裝扮出入。人家流行去的士高,他偏好與留馬尾的女伴到中上環的紅寶石、龍記跳Cha Cha與牛仔舞。在別人眼中較奇特,他卻是自得其樂。一直堅持了數十年,這才是情懷呢。 喜歡香港六十年代氣氛,可以到市中心殘存「凍齡」的角落走走。要讓時光倒流,由2019年穿越回到五、六十年前,原來只消花幾分鐘。先搭地鐵到旺角下車,離開繁忙的亞皆老街轉到廣東道,在街市一列生菓排檔後面,就會發現杜琪鋒PTU電影,曾多次取景,任達華小隊鍾情的…

IMG_1538_FI.jpg

變幻才是永恒

自少在灣仔區長大。自有記憶到少年階段,我家都與別人分租單位居住。那個年代物資缺乏,以電話服務為例,申請一條電話綫要等好幾個月時間,即使願意花點茶錢,也要有門路。 打長途電話得長途跋涉,由灣仔坐車到中環,再走到中間道,還要守候服務員代為接線。開個銀行戶口要舖保,拿點現金得排長龍。一家人拍張生活照片,先要約好一個時間,穿戴整齊,浩浩蕩蕩前往影樓。然後兩個多星期後再到影樓取件。 記得升中一時,父親送我與大哥每人一隻雷達表,好像要五十多元一隻。以當時物價計,並不便宜。每回為手表上「鏈」均得小心翼翼,因為一旦上得太緊部件報廢,要更換零件就大件事。 父親書讀的不多,但認為讀書有用,字體端正也反映做人處事態度,常說:字乃衣冠。我的第一枝英雄牌鋼也是他送我的。初中階段,我哥迷上了攝影,後來由父親津貼加上他自行儲蓄的錢,合共七百多元買了部萬能達相機。回想六十年代末,那可是一筆大錢。 今天回首這些,轉眼過去的,半世紀前的生活情節,並非單單因為懷舊。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前面不同時間發生的一幕又一幕,如今都被我們隨身的智能電話,即使未完全淘汰或徹底改變,最少也要面對重大調整。可有想過還有那些我們接受,並習以為…

IMG_1371_FI.jpg

從新聞博覽館談起

為着給年青朋友籌辦活動,到新聞博覽館走了一回。博覽館選址必列啫士街街市,一幢三級歷史保護建築物饒有意思,因為昔時香港不少報館集中在中上環荷理活道一帶。再加上附近亦多舊香港回憶,閒來何妨逛一圈發思古幽情?館內展覽內容主要以媒體形式畫分成:報紙、電台、電視及新媒體,再加包括常設及兩個按時更換專題,合共14個展區及6個新聞體驗區。參觀當天,部份體驗裝置還在作最後衝刺,該在本月內完成罷。 個人1976年入行當節目監製助理,邊學邊做,從電台開始接觸媒體。展品中的UHER外勤採訪錄音機,也曾在採訪工作中用過,單是機體本身已重約7公斤,如果把收音咪頭、開卷式錄音帶及1.5w大電池八枚(四枚放機內,另四枚備用),及隨機真皮皮套計入,整個行當可能接近9公斤重。這部專業機設計高度精密,能承受高度撞擊,有傳曾經在越南戰場自離地面幾十呎高直升機艙直墮地面,還能運作正常,是耶非耶? 不得而知。但其金屬外殼堅如鐵甲奇俠盔甲,則真珠冇咁真。 商台成立於1959年,港台更早。但卻分別延至1973及1974年方成立新聞部?在此之前,商台只有新聞組而冇新聞部。據前輩講7974年前,尤其是暴動期間,新聞來源主要由政府新聞處…

001_FI.jpg

完美謊情百花齊放

過去荷理活製作人,相中某一國家的電影劇本,會買下全球版權,改編翻拍一個美國眼中,適合全球電影市場的版本。美國電影工業,由製作、發行、宣傳、版權、保險到融資,已是一條發展非常成熟的產業鍊。重拍一個英語版本進軍國際,比原來只具有區域市場的製作,無疑更具投資效益。 大家也許記得湯告魯斯主演,改編自西班牙電影《Open Your Eyes》的《魂離情外天 Vanilla Sky》。荷理活甚至起用原片女主角彭尼露古絲,重拍該片,把她成功帶進世界影壇。相信亦是同一女主角,出演同一故事,不同版本電影的罕有事例。但荷理活一方獨大的改編情況,近年郤變得百花齊放。 以好橋段的港產片為例,售出海外創作版權的,《無間道三部曲》最為人熟悉,《大事件》就分別賣到美國及俄羅斯。至於《跟蹤》的韓國版,還特別請任達華在片尾客串,向電影致敬。 值得一提,《十二怒漢》原攝於1957年,除美國曾重拍,亦有俄羅斯及中國版。中國的法庭及陪審員制度,其他國家廻異,中國版完場前加插了一個轉折,把情節改得合情合理,值得一看。中國能容許拍攝這類題材,可能是摸住石頭過河,個人以為,能讓民眾對西方法律制度多點認識,能不說是一個進步。 大家也…

001_FI.jpg

越洋問答比賽

個多月前包下了一家小酒家,筵開八席,搞了個羅漢請觀音的聚會。為了讓出席者能有個歡快的晚上,還特別設計了一些遊戲,搞搞氣氛。雖說小型聚會,遊戲本身得要滿足幾個要求:規則要簡單(節省解釋時間)、愈多人參加愈好(大家容易投入)、難度不要太高(免卻勝出者太集中)。 原本的設計,與會者先看現場相片投影,再回答是非問題,好處是即使不知道答案,也可以試試運氣。結果因為酒家大堂正中有兩條大柱,任投映機如何擺放,總有約近兩枱客人,未能看到投映。如何可以公平地,讓每個人都可以參加遊戲,是當下的難題。 最終決定由主持人透過社交群組,先發放圖片往眾人手機,再現場發問問題。結果是夜各人都成了低頭一族。大家頭耷耷,望住手機,異常投入非常認真思考問題,也算是我等第三齡人士,積極實踐,如何把現代科技融入生活之中了。 原來這小插曲還有後續。當夜會者中,有乘近日假期之便到緬甸旅遊的,每天就旅程所見所聞,利用乘車時間,在群組發放圖片,再提出問題,讓沒到當地旅遊的,在限時前回答。答中問題最多的,可得當地土特產一份。透過這方式來 朋友互動,比單純在IG或面書中出帖,又勝一籌了。貼圖附文字,只是單向溝通。怎也比不上經過一番思考之…

001_fi-1.jpg

隱世高手在川龍

上星期應旅發局邀請,一眾傳媒朋友行山。路綫選了2018至2019年度《香港郊野全接觸》推介12條路線,其中的大帽山綫線部份路段。當日天朗氣清極宜遠足,加上局方貼心的安排,過程非常愜意。 十多人以大帽山郊野公園遊客中心為起點,沿大帽山道往半山的觀景台走。過往下山時,走過這條路多次,今回往上行有另一番體會。雖說甫起步就要沿石級往上走,因為不盡是連綿石階,途中不少是輕微上斜的坡道,反而提供了恢復體力的機會。一小時多一點已經抵達,左右分別可俯㒈石崗元朗平原,及荃灣全景的觀景台。 行程除順道參觀了川龍黃大姐的西洋菜田,到鄰近遊客中心的茶水亭探訪蓮姐。還於出發前,到川龍的端記茶樓,歎其山水泡茶、點心及生炒無渣西洋菜。說貼心已不容易。 不過今回在端記,有意外之得,竟碰上一位高人! 川龍幾家茶樓,由冲茶到取點心,是全自助形式,是運作有年規矩,亦係招徠的特色。餐堂雖然有幾個伙記,主要只負責清理枱面及撤走碗碟。當天周末人頭湧湧,但因為都剛入座,幾個伙計反而暫得清閒。 滿堂茶客之中,但見一年約六十開外大叔,掛幅啡色圍裙,臂上穿了深藍色袖套,一邊在枱與枱之間穿梭,一邊雙手擺在背後,好整以暇,很不經意地就做起瑜…

20181215_FI_楊振耀_築地_FI.jpg

築地情結

一般港人到東京,除非完全不嗜魚生,否則例必要到築地市場朝聖。自從十月六日,築地的內魚市場搬到近台場的豊州後,香港人便要稍改行程安排了。台場也算是個遊客熱點,幾無港人不識。豊州就在區內輕軌圈上,要去也方便。 說來好笑,不少人但見「豊」字上面一堆筆劃,驟看當佢係「豐」字。實係誤讀,正音係「禮」。情況一如遏止的「遏」字該讀成「壓」音,流行曲唱錯歌詞,由填詞人,到監製,到歌手都沒發現,還被印成唱片,一直「揭」到如今,已幾十年。 回說豊州的魚市場,搬遷後現代化,整潔程度俱有改進。唯是對遊客來說,總少了份傳統的土味。除了吃的以外,大部份店舖以出售烹煮工具為主,如果不怕麻煩帶上飛機,也是自用為主,要買手信恐怕會有點失望。 港人鍾情的明星店,壽司大及脂文,都搬到新地點,港人可繼續在店外,做作為遊客的標準動作,排長龍大快朶頤。但個人對此,總有保留。畢竟迢長路遠,人在東京是公幹或旅遊都好,除非絕無替代,是否值得花上個多小時,排隊去享受,其實質素相差無幾的出品? 假若大家對築地的風味依然懷緬,正因內市場已搬,原來的外市場反而變得沒有過去繁忙,大家除了可以在內市場的街道上閒逛,買些手信,更不用在食店外,太花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