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1.png

香港應向澳門學習推青年創業

筆者近日到訪澳門,並參觀了澳門政府於10月中啟用的青年創業孵化中心,亦與當地政府負責官員交流了澳門政府如何支援青年創業。 首先,澳門給予青年的創業貸款資助,每個上限貸款30萬,還款期8年。重要的是,澳門政府這個計劃是沒有上限,只要青年提出的創業計劃書是審批委員會認為值得撥款,便會批出撥款。政府代表說計劃實行了數年,每月大約批出了三至四十個申請。故此,澳門政府已經資助了幾千名青年人創業了。同樣,因為青年創業貸款計劃沒有申請的名額上限,令澳門的青年人有所依靠,不用擔任沒有創業的啟動資金。 相反,香港只設有有名額上限的創業申請,第一批為100個申請組合,每個成功申請組合可得到資助30萬。香港青年亦不知道政府會否推出第二期計劃,令青年人未能安心處理創業啟動資金的來源。 其次,澳門政府設立青年創業孵化中心提供了共享工作空間、會議室、展示室等予青年創業者,令青年人可享有硬件的設備,以供初期創業的青年。相反,香港只有私營的青年創業孵化中心,亦要收取費用的。 實際上,香港政府應改組現時「青年就業起點」。第一,亦由現時在旺角及葵芳的「青年就業起點」中心,增設多三間於九龍東、香港島及新界西,令全港五區的青…

停1.png

房委會停車場加價是本末倒置

近日,房委會又公佈停車場明年加價6%。筆者早陣子與停車場的車主交談過,深深明白到他們的苦況。李先生說:「現在很多屋邨的停車位不足,我地深夜泊在馬路邊,不阻人,但警方也打擊得很嚴重,日日抄牌,日日罰款。唯有申請停車場月租位置,但輪候的人龍很長,基本上每個屋邨也有最少十多名車主在等候車位。現在又加價,擺明就係「肉隨砧板上」,無奈又要節衣縮食!」 房委會實實際際要從居民角度去想問題,政府自知車位不足,為何在興建房屋時沒有加大車位的數目呢?同樣,作為政府停車場的收費應該是參照市場價格,抑或是市民的承擔能力呢? 現時,車位的月租比起單位的租金還要高,這是合理嗎?很多公屋居民的車輛是他們的謀生工具,如校巴、貨車、客貨車等?他們可以如何處理這些謀生工具呢? 現時車位數量的確很有限,政府要認真檢討規劃及標準大綱。現時的標準已經十多年沒有檢視,市民的駕駛情況與習慣、車輛數量等也有很大的轉變了。單靠加價是解決不了違例泊車的問題,亦是本末倒置的做法。政府要重新定位,思考問題才能全面處理停車的老問題!

顏1.png

您報左名未?

今屆政府的施政報告首重青年,推出多項便利青年人參政議政的政策,當中中央政策組重組並聘請20至30名青年人擔任公共政策研究的工作,及在五個諮詢委員會中引入自薦計劃,讓社會上有熱誠、有承擔、熟悉範疇的青年人向政府表明他們欲加入諮詢架構的意向。 筆者近期不停在全港不同地區聽取青年人的意見,好多時與青年人交談中,都聽聽他們對施政報告中的青年政策意見,特別會了解他們對加入政府諮詢架構的意見。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理工大學對開的行人天橋,李先生:「政府想聽青年人意見,不如好似你地咁,直接與我們面對面交談,咁就唔使又要我兩三個位,又要招募、交表、面試、遴選啦!聽意見,使物搞咁多野呀!」 筆者一直鼓勵政府要直接面對市民,特別在街頭與網上,不論是批評、讚美、務實或者沒有邏輯的,每一個意見都是香港市民的意見。作為政府,每個意見都值得三思,究竟市民點解會咁諗呢? 話雖如此,諮詢委員會的會議與簡單的面對面交談,實際上是不一樣的,前者是在政府提供充足的資料下,大家交流討論的。後者,是政府的政策形成得七七八八,在傳媒報導下,市民才有感而發的。 還有幾日,諮詢架構的報名日子便截止了,您報左名未呢?

大1.png

大學生不應申請公屋?

近日,施永青在報章撰文指「大學生雖然也有自己的權利,但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應讓有更迫切的人優先。香港現時只有20%的學生有機會讀大學。大學畢業後,在社會上找到一份收入較高的工作的機會應比其他人高。沒有理由去與處境更困難的人去爭奪公屋資源。作為一個大學生,應該有自信,將來可以幹一番事業。而不是在求學時期已看扁自己,一早放棄與「黃鵠比翼」,而走去「雞鶩爭食」。真是嗚呼哀哉!」 筆者想起有一次在大學飯堂與學生談天說地時,學生說:「試問有誰有能力的話仍想輪候公屋?」公屋是香港社會的保護網,為低收入香港人提供一個居所,期望港人能夠沒有後顧之憂,繼續發展,是重要的扶貧措施之一。現時,公屋是有收入及資產限制的,若超出相關限制的話,便不會獲編配公屋。故此,若大學生亦能獲分配公屋,即其收入及資產也沒有超出相關限額。 現時,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點僅比公屋入息限額高三千元左右,有部份大學生仍然只有比較低薪亦不足為奇。公屋作為社會的基本保障,不應限定某一學歷人士不能申請。相反,施先生及政府需正視大學生收入持續偏低及向上流動緩慢的原因,切實檢討教育制度及勞工市場狀況,從而提高青年人的收入狀況才是治根之法。 大學生…

奶茶2.png

一杯奶茶

筆者剛從新加坡交流考察回港,每次筆者到訪外地,最掛念的就是香港奶茶,既是一種味道,也是一種思念。每次旅程最花時間也就是尋找奶茶,記得以往更難找。近年,相對以往,的確比較容易找得列,背後原因是什麼呢? 香港是國際城市,人才的流動越見頻繁,在世界各地的商業區、旅遊區總會有香港人的足跡。亦因如此,有需求便會有供應,港式奶茶自然應運而生。世界在流動,世界各地的物品也較以往的更自由流動,貿易壁壘也越來越少。可是,近年保護主義再次抬頭,開始有更多保護主義支持者當上國家元首,又再展開新一輪的保護主義與自由經濟的討論。 記得小時候讀書,每次讀到香港的角色時候,總是「零關稅」、「低稅率」、「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系」、「自由港」等等,我對這些名詞印象很深。現在,經常有人提出「港人優先」,其至「港獨」,我也會想起,我們是自由港,敢於面對世界各地的競爭比拼,我們一直以來都是期望世界各地的人流、物流、資金流都匯聚香港,為何今天香港會出現排他性的言詞? 作為香港的一份子,我們也要反思一下我們的競爭力是否開始出現下跌的情況?我們如何加強競爭力,面對世界各地精英的挑戰。凡事不進則退,政府也應好好檢視香港的人力資源培訓,包…

學2.png

政府出書減書包重量?

每年開學後一段時間,筆者都在不同地區舉行「磅書包」活動,檢視下學童書包的重量。在今年磅書包的時候,有一位初小的妹妹行得很慢很慢,由遠至近,直至她走到我面前,我看到她的書包比她的個子幾乎還要大,手上拿著一個大袋。當然,她的書包及那個大袋重量遠超標準。她不是一個罕見的情況,而是現今小學普遍出現的景況。 今年,我們在969名學童書包調查中,以衛生署建議書包不應超出學童體重十分之一為標準,約有83%學童的書包超重,整體書包重量平均為4.9公斤,部分書包更達5至6公斤。若以書包標準重量計算,書包平均超重量較十年前的13.9%增至63.3%,創歷年新高。 我們建議教育局應資助學校購買「共用課本」,大量購入某些科目的課本,並存放於學校供學生上課時使用,以減少學童需購買和攜帶的課本數目。同時,學校書桌應增設上鎖抽屜,鼓勵學生把不使用的課本存放於儲物設施內。 雖然如此,要根治問題書包重的問題,市場上應出版精簡和實用的課本。當然,私營出版商會用上質地較好的紙質,也加插精明的圖書和設計,以吸引學校選購,但卻加重了學生的書包重量。 政府可以考慮自行出版精簡版教科書,既能直接為學生書包減輕重量,亦令市場上有多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