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年輕人住進老人院

鄧銘心

鄧銘心

身兼工程師及師奶,遊走不同身份,不時分享又要返工又要湊仔的點滴~

本欄上次提到荷蘭在城市規劃時,將老人放在城中心,以方便他們,最近看港台節目,亦談到荷蘭照顧老人的另一新措施。荷蘭人口老化問題日趨嚴重,超過65歲的長者人口逾15%,相關福利開支已有一定壓力,政府對安老事務的資助正逐漸削減。當地有一間非牟利安老院,想出一個好點子,就是讓年青人住進老人院舍內,以免租形式給大學生居住,條件就是每月做30小時義工照顧院舍內的長者、舉辦活動,以及規定一星期入必定要有一次與長者共進晚餐。

荷蘭推動年輕人入住長者屋,助照顧老人(網上圖片)

學生要申請都不容易,除了要寫自薦信,還要經過評核,院舍希望找到合適的年輕人和長者自然地相處,產生化學作用。

奇妙地,計劃實行後,發現大學生同老人家相處得非常之好,他們向年輕人分享人生經歷,而年輕人又可以為長者帶來活力。安老院舍亦多了年輕的生力軍幫忙照顧長者,和照顧長者的心靈需要。長者的生活從此多了不同話題,對他們的身心健康絕對有正面幫助。

長遠對社會而言,年輕人上了生命的一課,他們學懂有耐性地和人相處,對長者的看法有所改變,更能了解他們所需,意味着將來對整個社會在不同範疇也有正面作用。

然而上述這些理想的生活,如何在香港的情況應用?有沒有一些元素,是值得我們參考的。

首先在香港,要年輕人住進老人院舍,是有點天方夜譚。香港的老人院舍環境實在差勁,要做到有獨立房間、整潔的地方、寬敞的活動環境給老人家,在香港那麼狹窄的土地上是難以實行,還有在私營、公營院舍的制度下也有很多限制。

唯有從房屋政策入手。據知房協有些長者居所,幾百個單位全部租出,或許可嘗試在此引入有如荷蘭式的混合模式,在每層其中一兩個單位用類似廉租或免費租住條款,吸引年輕人入住並且做義工,那就或可同時解決老人服務人手不足的問題,甚至有機會改變時下年輕人的各種陋習,使其變得更成熟,更有責任感。

然而,誰去監管?一旦有人不兌現承諾,又如何趕走他並讓輪候人士補上?居住年期應是多少?

香港房屋政策存在不少漏洞,政府必須狠下決心,完善制度。或許如港府所說,是土地問題,那麼就在新界或大嶼山等較大的地皮上也預設這類混合式安老屋所及服務,做到長幼共融,令中產階級也受惠。

 

鄧銘心
** 博客文章文責自負,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

Leave a Reply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