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_FI.jpg

誰說的才是真相

常說替泊來電影改名,香港電影圈不乏箇中高手。剛上映的Official Secrets正是一例。台灣譯名為《瞞天機密》,其實欠妥,因為內容既可以是家族大企業內鬥、傳媒製作假新聞、集體逃獄、黑吃黑甚至黑幫走私等題材。香港把它譯作《官謊真相》,明顯技勝一籌。在題材範圍上收窄了想像空間,免造成誤會。 故事以真實事件為藍本,講述台灣出生的英國情報翻譯員,在工作中收到一封機密電郵,涉及美國國安局為了讓聯合國同意,合法攻打伊拉克,竟串通英國政府,企圖勒索弱勢國家,在聯合國造票。主角要將國家啟動不義戰爭的真相公告天下,結果被控叛國罪。電影題材本身並不新鮮,類似以小人物,挑戰政府或大企業隱瞞真相作背景的,過去倒有不少。不過本片因涉政治,及大量政府檔案的複雜內容要交待,對時事或政治稍欠耐性的話,這類題材在本地電影市場,不啻票房毒藥。記得當年德斯汀荷夫斯及真赫曼,兩大影帝㩦手主演的Run Away Jury就因為太多法庭戲,市場不被看好,無緣排期在港上映。 國民為了保護國家安全,是否該不惜一切,即使違反公義,也在所不惜?行為如果涉及違反國際標準,又該如何處理?這是個好值得思考的問題。 特朗普最近簽署《香港人…

02_FI.jpg

CNA的啟示

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好,是前車可鑑也好。剛過去的一周,新加坡新傳媒屬下的,亞洲新聞台Channel News Asia (CNA) 來港作了五天,由每天早上七至十時的電視及電台聯播。他們今回來港,主要報道及分析,經歷了五個多月的社會事件之後,香港的政治民生,包括:區選、旅遊、零售、經濟發展及銀行金融行業,將如何走出去。 近月本地的社會事件,對任何關心及熟悉香港情況的人來說,都會反應不過來。而區內香港的重要競爭對手新加坡政府,自然更熱衷於找出事件成因及影響,好早作預防。總理李顯龍曾在不同公開場合,談香港目前局勢不下四次。有次更坦言,如果相同的情況發生在新加坡,下場將會更糟,因為他們比香港脆弱,甚至國家會完蛋。 估計他們來的是時候,因為香港周日區選的結果,對他們來說,似乎更值得警惕。常說新加坡國土如斯細小,國家卻甚具底氣。以CNA成立為例,大抵可看出端倪。該台成立於1999年,當年李顯龍有感於國際英語新聞世界由CNN及BBC主導,立場與視角都是西方觀點,涉及亞洲的報道,篇幅更少得可憐,於是借金融海嘯機會,創辦主力報道亞洲區新聞財經的英語電視頻道,讓新加坡政府,在英語新聞世界,有個發聲的機會…

20191123_fi_楊振耀_理大_fi.jpg

戰場點滴  

本周熱點自然係理工大學內還未撤出的示威者。周三曾與一個經登記後離開的同學,詳談了三小時。對校內的情況,多少有個理解,及後踏入亂後的理大校園,算是有心理準備。 迎客的大學水池已經停止運作,邊上有一堆燻得焦黑的汽油彈玻璃樽,旁邊有隻想是後來才放上去的Pepe蛙,看上去雖不至endgame,明顯士氣大洩。大學被嚴重破壞,平台上大鐘的時間,凝結在某天的一時五十五分。想是離開的離開,躲的躲,個人逗留的兩個小時內,只見到幾個幪面的示威者。據記者朋友說,部份留守者,都躲到船形設計大樓,因為那裏沒被破壞;但因為人少,而且隱藏的很深,如果他們不自願走出來,很難被發現,要勸服也不容易。 大學入口石階上的平台及附近,隨處可見大量汽油彈原材料。草草畫成貼於食堂的校內指示平面圖,也清楚標示一個「油」字在近A樓處,都引證那位同學告訴我的,汽油彈在校內製造所言非虛。平台左面有間近500呎房間,有人正在清空雜物,提供一個空間給前來勸退的各方人士,作一個交換資訊的中心。 到處都是匆匆離開痕跡的室內運動場燈火通明,依然開著空調。大量床墊、衣服、及抗爭物資丟滿一地。想高峰時,裏面聚了四、五百人。 咖啡店及食堂滿目瘡痍,四周…

01_FI-1.jpg

二號橋的前世今生

入讀中大時,還未有吐露港公路。往來交通主要靠舊大埔道,及每小時一班的柴油火車。舊大埔道來回各一線,偶有交通意外,車龍可以由大埔排到沙田,堵上幾小時係等閒。因北區,主要是粉嶺及大埔次第發展,政府決定由沙田北何東樓平交道,沿海邊的鐵路以東,經大學站填海開闢公路先連接大埔,再往北發展到粉嶺及上水。 至於中大段高速公路外到吐露港一帶範圍,則順帶劈小山填海,設置了中大海科學研究所,建築物旁附有小型配套碼頭。為了方便師生進出,免郤到研究所要繞一個大圈,特別建橋橫跨吐露港公路;亦係今天一號橋的雛型。後來大學東面地塊進一步擴大,原橋流量不敷應用,要改建一號橋及加建二號橋。科學園的發展又是另話。由地塊擴展歷史,不難理解為何中大校園地塊範圍,會出現吐露港公路分隔左右兩端,再以兩條橋接駁;亦可以解釋,公路跨橋本身屬政府土地,中大有非專用使用權的原因。 從法理來講,示威者佔用政府土地,向橋下擲物,危物市民生命及財產安全,警方有權上橋執法。為進入政府土地,取道中大亦無不合理。至於遇上抗爭者,有否使用過份武力則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 猶記得讀大三時,吐露港公路已完成填海至大埔工程,同學可以取道由碎路鋪成,不完全平…

01_FI.jpg

私爾忘公

先旨聲明,個人支持新聞及言論自由,但若問到六位前綫記者,利用出席警總記者招待會的機會,進行抗議活動。只能說:你們都錯了。回答一個簡單問題,事情就會更清晰。你們的抗議活動,是否由所服務的傳媒機構授意的?觀乎事後部份機構的聲明,充其量是理解,但並沒有事先知悉,更遑論支持。於是問題來了。這明顯是利用公家時間及身份,進入記者招待會之後的私人表態活動。行為是否洽當,明白不過。甚至可以說是,違反了基本新聞從業者操守。 記得多年以前,主持早上電台時事節目。適逢個人其時正代表所住屋苑,聯同附近幾個立案法團的主席,就地政總署官員支持附近一個發展項目,有嚴重意見分歧,爭議聲音還頗大。某天早上電台的受訪嘉賓,剛好是當時地政署的老細,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訪問前一晚,林太的IO打電話給我,問及翌晨的訪問內容。我的回答是:「個人從來不會與受訪嘉賓夾題目。」在不得要領之下,對方直接就問:「你會否就你屋苑附近的發展項目,向林太提問?」當下有點火起:「這是你閣下的臆測,但我絕不會用公家機會做私人事。如不放心,林太明天大可不來。」接著掛斷電話。翌日早上,距直播還有半小時,同一個IO再來電,內容相同。而我給的答案還是一樣:…

砵甸乍街_fi.jpg

由專業反應講起

幾個不同立場群組,傳來相同的社會事件片段。鏡頭下,防暴警衝前想拘捕一名港台新聞部攝影師。雙方甫接觸,即有物件自攝影師身上跌出,滾到行人道上。所附解釋,指攝影師當時手持石頭,捉賊拿贓,證據確鑿參與暴動! 收到相類事件片段,向來無興趣再轉發,皆因以現時改圖水平高超,及影片拍攝的角度受限制,眼見都當不得真。要研判真相,談何容易?一片既出,莫講幾隻馬,火箭都難追。至於評論亦可免則免,因怕傳片一方睇法,與自己廻異,隨時幾十年老友反目。 當然,如果對方係以事論事之人,則交換吓意見亦無妨。故而當其中一位老友問到對上述片段看法,個人當下表示有保留。主因以個人多年與專業攝影師交手經驗,他們均視攝影機如左右手,有任何風吹草動,必第一時間以保護攝影機為首要考慮。怎可能有專業攝影師一邊拍片,一邊掟石?章國明當年執導《星際鈍胎》正因為專業本能反應,要保住攝影機才自高台跌下受傷。至於非專業者,又另作別論。 事後港台証實,滾到路中的,是雙方拉扯間,自攝影師防毒面罩脫落的濾罐。得知真相除了釋懷,亦強化個人向來主張,以常識和證據判別真相的信心,消息每天自四方八面襲來,以立場臆測先行,常會誤判。 周一晚趁局面還可以,與一…

01_FI-2.jpg

海旁的繆斯

聞名不如見面! K11 Musea開幕逾月,日前終於有機會到訪。或者你會奇怪,一個交通方便,向顧客開放的臨海商場,誰人有興趣,幾時去都可以,總不需要經過甚麽特別安排罷?問題在於這個「話題」商場,主事者花了不成比例的心思打造及投資。即使由機構朋友帶隊,現場作介紹,也深感目不睱給,驚喜處處。如果單靠顧客自己來一一發掘,相信多訪十回八回,每回依然會有意外發現。用今天的術語,這是個套路甚深,明放暗藏很多彩蛋之處。 閒逛商場原是普通不過,港式生活的一部份。而經營商場,經過這幾十年的發展與演變,也離不開,大同小異的收租模式。遍佈各區的大小商場,變得千人一面,倒模重複、缺乏獨特個性的批評不絕。偶爾有業主有興趣為商場,塑造個別主題,但經過一輪操作,權衡投資回報與心血投入之後,又回到利潤最大化的初心。枯橾無味,面目模糊,與間中稍微改動,帶來新意,兩者循環不息,交替輪換。 Musea以打造香港專屬的文化矽谷為目標,野心志氣不少。逛商場,可以登記參加場內的:藝術、傢俱、建築及綠化,的不同主題導賞。超過一百件本地及海外,現代藝術作品分佈場內,包括天花及地面的不同角落,再加上一些有期限性的表演或展覽;商品店家與…

01_FI-1.jpg

麥徑四十年

麥理浩徑由東到西,横跨八個郊野公園,全長一百公里,啟用到今剛好四十周年。漁農自然護理署舉行了為期三個月《麥徑通走2019》挑戰活動。鼓勵市民於九至十一月之內,全走畢麥徑十段。途中有打卡點,供山友紀錄並登記行程。行山係群體活動,難得這幾年聚了一群老友,也是一鼓動力。加上麥徑十段各有其獨特景致及挑戰,大隊早已報名參加,自恃個人以每周行山一回的體力,沒太大信心全程能應付裕如,只會抱住量力而為心態參與。大家讀本文之時,我該已隨大隊在麥徑某段山徑上,揮着汗水,享受微風吹拂的秋日。 今天的選段需要相當體力,本來還有些猶豫,但已經因事缺席兩星期,如果再次倦勤,說不定可就從此掛靴。運動必需持之以恒,常給自己太多藉口,一旦疏懶,就容易放棄。 自從養成習慣後,亦開始對行山用品多加留意。個人以為參加行山活動,得要有充足及合適裝備。行山鞋支出絕對不能慳,亦千萬不要求祈著坊間已淪為配襯時裝的運動鞋,就往山上走。配襯時裝的運動鞋除了抗震力不足,保護有限外。重要在於購置行山鞋,需預計長途步行腳部稍為膨脹,通常會買大一個號碼。但選購一般運動鞋,則會選較為貼腳款式。故而穿普通運動鞋往山上跑,腳趾起泡,要拐著下山最是常見…

02_FI.jpg

劫後

上星期四取道虎門大橋往中山,適值國慶節假期,雖當地政府早為交通作安排,虎門大橋堵車依舊。比原訂時時晚了接近兩小時才抵埗。原本計劃在中山逗留至周末回港,冷不提防香港立《反蒙面法》,港鐵停轉,有人私設路障,老同學擬駕車送大家回家,奈何掛中港車牌變得敏感;商議之後,決定多留一天。周日改坐金巴回港。想不到是在這個背景之下,首度走過港珠澳大橋。 周二上班日,每天接載五百多萬人次的港鐵,車站仍未能提供服務。港人終於要捱沒有港鐵服務的日子。再加上超過八十組交通燈被破壞。交通狀況「一夜回到解放前」,大家都心急如焚,希望盡快能趕抵目的地。早上有段時間人在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因為交通燈被毀,交通大打困籠。幸好有兩名,估計是休班交通警員的熱心市民協助打交通,令情況多少得以舒緩,否則當會愈指愈亂。雖然有人不顧後果強加破壞,但總還有人熱愛香港,要為他倆點個讚。 還記得個多月前,暴民也針對交通燈作了不少破壞。衝擊翌晨走在旺角街頭。目睹一位視障人士,失了方向,差點就闖進路旁花壇。原來對方每天都依同一路綫,數着步數,細聽交通燈發出的音訊,沿彌敦道北行到金都商場上班。但因為交通燈被破壞,黙記於心的路徑,一夜之間…

01_FI.jpg

鼎級靚湯

西九戲曲中心,有幾間食店。鼎爺crossover棋哥的「鼎尚棋哥燒鵝湯館」非常好找,就在入門處走上一層樓梯,亦即木架建築的後方。因為要包含雙方名字及招牌殺着的關係,店名無疑有點累贅。現今約會總會把店家資料和位置圖傳給對方,店名長短影響不大。 甫踏進店門,已經傳來鼎爺的招牌招積笑聲,講述他的入廚經驗,當然少不了夾雜其中,絕不帶攻擊性的港式「粗話」。廣東粗話神妙,說話聲調的抑揚頓挫,配合講者表情、動作和手勢,同一組的文字內容,可以變得全無惡意及攻擊性,亦只有地道的香港人,才可以領略這些助語詞的奧妙。 是夜食譜較簡單。包括了幾道稍後只會在山頂店才會提供的前菜:酒香話梅蝦、麻香口水雞、及籠仔豉汁蒸排骨。鼎爺主打的燉湯椰皇燉嫩雞,及棋哥招牌菜,荔枝柴煙薰燒鵝,及幾款其它的燒味。鼎爺對食確有研究,不單對菜式,由選料、備料、醃製、烹調、掌控火候、奉桌配合醬汁等過程與次序都一絲不苟,就連材料歷史考證、如何配合節令,提鮮引味都能旁徵博引。一頓飯下來,不單口腹滿足。連如何在嚴父要求下,練就一身廚藝刀章好武功,和某些粵菜的沿革,鼎爺如數家珍,都一一道出。 回說是夜菜式。品嚐前菜話梅蝦,有研究。先把話梅含在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