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6_Blog_Jack_FI.jpg

移民

近期跟不少家長聊天,話題都離不開兩個字——移民,他們都擔心香港的局勢。早在社會運動爆發之初,已有朋友告訴我,有家庭馬上舉家移民加拿大,暑期還未開始就動身。當時我的反應是有哪麼嚴重嗎?殊不知相差只有一個多月,「移民」已成為熱門話題。 有家長計劃安排兒子到外國讀書﹔亦有父母計劃好,爸爸留在香港掙錢,媽媽就帶著一對子女移民,只是苦惱著究竟要前往台灣抑或馬來西亞?家長擔心的不外乎是局勢,有人擔憂自由會進一步收窄,亦有人憂慮社會變得愈來愈亂,「走」似乎是他們認為的唯一出路。 有移民顧問公司趁機大賣廣告,搞旅行團到馬來西亞「考察」,讓一眾有移民打算的人及早籌謀。相熟朋友圈近期亦經常傳來各式各樣的移民資訊,移民台灣要多少資金?如果想到馬來西亞生活又要注意甚麼?想到歐洲最快的途徑是甚麼?只要留心細讀這些資訊,一定會找到答案。 話說回來,能走的人有幾多?香港正面對勞動人口逐步不足的現實,如果一班具備學識、社經地位較高的人離開這個城市,無疑不利經濟和社會發展,削弱香港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近期經濟吹淡風,政府、銀行和投資業界都預測今年和明年經濟不好,這會否再加快港人移民步伐?如果是這樣又會否構成惡性循環?作…

20190819_Blog_Jack_FI.jpg

機場的行動

一覺醒來,收到幾位新加坡朋友的訊息,他們不約而同問我:「你們的機場發生了甚麽事?」大批市民在機場機會,要求政府回應他們的訴求,結果癱瘓了機場運作,還搞出阻止旅客上機,捆綁旅客和搜查私人財物等行徑。朋友遠在新加坡也知道,因為海外傳媒也有報道。 有身邊好友跟我說:「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香港機場人流頻繁,居然被干擾到要停止運作,實在令人憂心不已。我一直贊成市民以理性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但這一次在機場的行動,明顯背叛了所謂「和理非」的大原則。 作為一個市民,何來有權捆綁另一個人?還要搜查他的個人財物?這是明顯侵害人身安全和自由的行為,有人說因為這個人可疑,但這個也不是干犯此等惡行的藉口。有人又認為,因為警察有法不依,所以要代為出頭,這是更為恐怖和無理的想法。即使你對警察有諸多不滿,但他們的的確確擁有權力,去執行他們的職務,反之作為普羅百姓,我們並沒有這個權力這樣做,如果人人都這樣,那是否只要有懷疑,任何人都可以搜查其他人? 有些朋友是近月社會運動的忠實支持者,他說年輕人已經道歉了,就應該原諒他們,繼續支持。可惜,做錯了就是錯了,不能說道歉了就當作沒有發生過,尤其是香港的國際聲譽已經受損,…

20190811_Blog_Jack_FI.jpg

多啦A夢和柯南

我是八月「壽星仔」,每年生日都在暑假中度過,直到投身社會,我仍保持生日放假的習慣,唯獨北京奧運那年,大部分有採訪證的同事都去了北京,我要採訪香港的馬術比賽,生日前後那段日子,都要在比賽場中度過。 近年生日,第一項慶祝活動都是欣賞多啦A夢大電影。我是超級多啦A夢迷,家中放滿多啦A夢公仔和精品,大電影豈能錯過!日本每年三月發行新電影,香港就在暑假上畫,今年的大電影叫《多啦A夢:大雄之月球探測記》,顧名思義是講述大雄和一眾好友到月球探險的故事。 我不打算劇透故事情節,但我認為今年大電影的故事比較紮實,故事發展緊湊,當中描述友誼的部分輕輕的、淡淡的,但也能深深打動人心,讓我流下眼淚來。 多啲A夢大電影和短篇的不同之處,是大雄在大電影中,都會化身勇敢果斷、堅定不移的英雄,拯救朋友和世界,跟他在短篇故事中,常常被小夫和胖虎欺負的情節截然不同。不過細心想想,大雄在短篇故事中被胖虎欺負,但他不會輕易放棄,大雄會請多啦A夢幫助他,雖然鬧出更多笑話和苦頭,但下一次大雄依然用於挑戰胖虎,那份勇氣也是值得支持。當然,他跟多啦A夢、靜香、小夫和胖虎之間的友情,也是純樸和動人的,小孩子時代的友誼,一般都能維持最久…

20190729_Blog_Jack_FI.jpg

後悔太遲

「讀死書,讀書死」,這是老掉了牙的話,但這個道理仍然正確。在日常生活中,我時常接觸到不同年齡和背景的學生,與他們的對談與交往中,或多或少了解到他們如何看待世界,近年經驗讓我感到不少學生視野狹窄。 例如,我請他們就時事發表意見,很多中學生都無法說出一段完整的話,他們結結巴巴,說了半天都不知道究竟在說甚麼。細問之下,他們根本沒有留意新聞,因此缺乏個人觀點。 年紀再推前一點,有小學生告訴我,上學的目的是學懂如何考試,中文書和英文書的生字詞彙,他們全部滾瓜爛熟,但如果要他們在日常生活中運用,他們會老實不客氣說︰「對不起,我不懂!」很多小學生沉迷平板電腦和手機遊戲,「電子奶咀」遲遲仍戒不了,更準確點說,他們根本沒有想過要戒,當然父母也有責任,他們口講要子女跟電子產品說再見,但轉頭又把孩子往產品裏推。 甚麼原因造成這種現象?我想教育政策與文化是最關鍵因素,社會過分著重考試成績,孩子自小被灌輸「求學只是求分數」的錯誤價值觀,家長老師要學生日夜「操卷」,美其名是為孩子著想,說到底不過是怕孩子考得不好,丟了自己的面子。 小學數學科修訂課程將於新學年起,由小一逐年推行,其中一點是減慢文字應用題的學習「步伐…

20190720_Blog_Jack_FI.jpg

書展又歸來

每年七月舉行的香港書展可說是「書迷」們大事,去年就吸引了104萬人次進場。轉眼一年又過,又來到書展的大日子,今年更是第30屆,我作為閱讀愛好者,自然要趁假期進場逛逛! 今屆書展以「科幻及推理文學」為主題,在七天展期內,686家參展商帶來各式各樣的書籍。據說今屆書展入場人次不及往年,或許跟近期社會氣氛有關,我也發現逛書展較以往舒服,不像往年一樣「人迫人」,雖然書迷行得舒服,但出版社和書商卻可能要擔心營業額和利潤。 唯一不變的可能是家長們繼續追捧教科書、補充練習和課外書,畢竟不論社會和經濟環境如何變化,孩子仍是家長的心頭肉,那些錢還是省不了。有朋友就笑說,忘了帶「車仔」去逛書展,結果只好當上兒子的苦力,把大袋圖書由灣仔搬回新界的老家。 有出版社就推出1400本書,當中300本是新書,對象涵蓋幼兒、青少年至成年人,內容涉獵品德教育、語文能力、個人增值、歷史文化、社會議題、全球政經等,可說是包羅萬有。針對不同年齡學生的需要,出版社又推出多款故事書、補充練習和學習教材,希望讓小朋友愛上閱讀,多看多學。出版社董事總經理吳薇薇說,希望讀者閱讀種類多元的書目,誘發同理心,關心不同社會議題,實踐世界公民…

20190713_HK_FI.jpg

愛錫自己

近月社會氣氛轉差,相信每位香港人都感受到,每天上網、看電視、讀報紙,都接觸到大量相關新聞資訊,因修訂《逃犯條例》引發的這場風波,似乎仍未有平息的跡象,社會的分化撕裂卻愈來愈深。 事情是否沒有出路?我相信短期內難有起息,原因之一是雙方都缺乏互信和溝通的基礎。「一隻手掌拍不響」,事情演變到今時今日的局面,並非單一方面能夠造成,當中不同意見、不同派別的持分者亦有他們應當承擔的責任。 政府的修例工作固然有不足之處,市民大眾、議員、媒體理應加以監察和批評,行政長官和相關司局長亦已道歉,並提出多項改善施政作風的措施,是否足夠、是否有效,我相信仍有很大的討論空間。 要求撤回修例的人士提出五項訴求,但未得到政府回應,於是舉行一場又一場示威。細心一看,雙方都在堅持自己的底線,看不到會有退後或修改的空間,那麼,誰應該踏出第一步呢?說實話我也不知道,但我很清楚如果雙方都「企硬」,那麼不論如何拖下去,事情都不會有轉機。 最令我感到難過的是,社會的聲音趨向兩極化,兩種意見的走向愈來愈極端,容不下跟自己立場有不同(不一定要對立)的意見。我試過在朋友的面書中留言,結果被持不同意見的人士臭罵了一整天,結果我將所有訊息…

20190624_Blog_Jack_FI.jpg

多做運動身體好!

改變生活模式後,另一項轉變是重拾做運動的熱情。我天生不是做運動的材料,以前更十分害怕上體肯課,記得在中文大學讀書時,體育科是必修科,每個學期最多只能告假四次,我都會想盡辦法利用這四次機會,即使要在場邊苦坐一小時也無怨無悔。 但自從踏入職場工作,我就發現運動的好處和樂趣,於是我到健身室鍛鍊,漸漸成為了生活習慣。不過之前數年工作太忙,加上要應付碩士課程,能抽出來運動的時間大幅減少,只能維持每星期兩次、每次約一個多小時的運動時間。這個多月終於放慢了腳步,亦讓我再次建立做運動的習慣。 運動除了有益身心,當然也希望能練出更好看的身形,自問沒有條件練出40吋胸肌,加上缺乏運動細胞,我做運動必然要依靠好幫手——健身教練,由專業教練為我安排訓練課程,同時亦指導和矯正我的姿勢。當然,教練還有另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讓我時刻記住,要抽時間上課做運動。 除了私人教練,我亦喜歡參加團體的運動課,尤其是瑜伽。練習瑜伽已有七、八年,雖然距離「見得人」的水平還有很遠距離,自問比起剛接觸時進步不少,一些難度較高的瑜伽動作,如今已能裝模作樣了。 瑜伽象徵身體與意識合一,全球參與這項練習的人愈來愈多,聯合國在2014年通過…

20190617_Blog_Jack_FI.jpg

男兒有淚不輕彈?

轉眼間,我從全職受薪工作的崗位退下來,已有差不多兩個月光景。如今的我是一位全職導師,忙於到機構或學生家中授課。工作模式轉變,我的通勤時間亦隨之增多,我挺享受這些光陰。 結束四年碩士生活,我重拾起「休閒閱讀」的興致,不再需要讀參考書,我馬上從書架中找出大堆未看的書本,在每天坐車的時候努力啃書。不論是卡通動畫、推理小說,抑或是教育、心理學、社會學、歷史等主題,都有機會成為我雙手捧着的讀本,陪伴我坐車穿梭這個城市。 第一本看完的書名為《該隱的封印︰揭開男孩世界的殘酷文化》,根據《聖經》,亞當和夏娃誕下該隱與亞伯兩名兒子,可惜該隱出於嫉妒和憤怒,結果殺死了兄弟亞伯。《該隱的封印》並非訴說這個故事,只要看看副題「揭開男孩世界的殘酷文化」,就知道這本書要討論男孩子面臨的現實。 作者指出,男孩子從小就被有系統帶離情感生活,成人與同儕間的「殘酷文化」,令男孩子很少表達情緒,更遑說要發展熱情、敏感與溫暖等特質。試想想,當男孩子和女孩子分別向你訴說不開心,你的第一個反應會是甚麼? 我問過一些家長,他們不約而同地說︰「女兒不開心多是撒嬌,兒子說不開心,我會叫他︰『收聲』。」正是這種性別定型,令男孩子不敢表露…

20190610_Blog_Jack_FI.jpg

愛是永恆

我很少出席婚宴,因為我討厭出席人多的聚會,但最近我參與了一場感人的婚宴。 我跟新娘子在電視台認識,當時的我剛從政府回到電視台,開始肩負審批稿件的責任,小妮子跟我一樣採訪社會福利新聞,合作機會特別多,後來我轉職網媒,小妮子之後也加入,我們再次成為同事。 細心的她知道我不喜歡參加婚宴,早早就問我會否出席,查實打從我知道她要結婚,我就決定要出席她的婚宴。坐在台下,目睹她踏入人生另一階段,和丈夫緊緊相擁,沒有激情的畫面,但那份濃濃情意,就深深打動了我。 每個人都要參與上天安排的緣分遊戲,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另一半,過程中有喜有悲,有失望有驚喜,每次經歷也讓我們成長,讓我們了解自己。如果兩個人有幸獲得上天眷顧,能夠相遇相識,上天的「任務」也會結束,他們要靠自己的能力,發展和維繫這段感情,並肩走過人生道路,成為「相識相知」的人生伴侣。 奈何命運愛捉弄人,並非人人都能在緣分遊戲中得勝,有些人在比賽場上跌跌碰碰,跌得焦頭爛額、滿身傷痕,最終仍是孑然一身,孤身上路。孤獨不可怕,畢竟也有一個人的快樂,一個人的滿足,不過如果能在失意時、悲傷時、苦惱時,有一個人能讓你傾訴,有一個肩膀讓你依靠,有一個心靈與你共通,…

20190527_Blog_Jack_FI.jpg

「潮」拜武當?

講起武當山,相信大家都想起是中國武術勝地,在電視劇中就常常見到一眾武林高手切磋武技,原來武當山也是青年鍛鍊體能意志和體能的好地方。 日前出席青年協會的「迎挑戰‧上武當」分享會,這項活動踏入第九屆,三十多名青年學員在復活節假期乘搭高鐵直達武漢,轉往武當山展開十天九夜學習體驗活動。他們在分享會上分享了此行的所見所聞。 過慣多姿多彩的生活,這班青年學員要摒棄物質生活,千里迢迢來到武當山,學習伏虎拳或太極廿八式、從道家思想體驗「道法自然」的簡樸生活和生活哲理,聽起來說知道不是易事。他們每天清晨六時起床晨跑和學習武術,菜單一律多菜少肉,還要手洗衣服和餐具,不過最大挑戰還要跟社交媒體「絕交」,試問香港人人都「一機在手」,很多青年更是「無機不歡」,要放下這個誘惑實在不容易。 其中一名學員林偉宏已投身職場,他坦言大部分港人追求物質生活,很少關注身心靈健康和壓力,他這次在武當山的行程,就深深體會到精神健康的重要,,更立志要將學習的經驗帶回來實踐,他說要改變並非一朝一夕的事,不過會努力和堅持。 正在讀中學的李國城,對武術功夫略懂一二,他說武當包含人生哲理,例如太極拳的「剛則拆,柔恆存」,猶如大樹遇上強風時…

Top